[足坛]小小养成记 - [足坛]小小养成记_分节阅读_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小不哭,这不是还有我在嘛,卡里姆永远不会让你伤心的,好不好?”本泽马一脸担忧地哄着,内心暗爽得不得了,果然初中小男生小女生的心太好猜,他随便推了一把就可以把事情引向期待的方向。
    梁小小抽泣着点点头,“你保证?”
    “保证,发誓!”
    梁小小把他竖起的五指压下,脸埋到他的颈窝里,眼泪顺着他的衬领流下,“不用发誓了,我知道你一直都会对我好的。”
    法国人压下心底莫名的心虚感,告诉自己这没什么错。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人,反正梁小小有他就行了。
    第6章 走或是留
    20072008赛季,里昂勇夺法甲六冠王,成就连续6年拿到法甲冠军的伟业。与此同时,阿森纳、曼联、切尔西和皇马等俱乐部纷纷对本泽马提出报价,报纸上的谣言一波多过一波,里昂球迷们每天都心惊胆战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以至于里昂主席已经向球迷们提出“保卫本泽马,保卫法甲”的口号,球迷们也开始时不时地在训练基地前举牌请求本泽马留下来。鉴于此,梁小小受到的骚扰就更加严重了。全校的男球迷现在似乎都变成了本泽马的粉丝,天天围着梁小小请求她大发慈悲。
    “你不是本泽马的童养媳吗?他总不能抛弃你去外国踢球吧!”中国留学生李玮峰着急地问她。梁小小平时还挺喜欢和这位同胞交流的,能了解很多艰深的词汇,比如说这个“童养媳”,据他解释,指的就是从小就被圈养长大,将来当少爷媳妇的人。
    掀桌(╯‵□′)╯︵┻━┻!什么童养媳啊,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卡里姆的童养媳!
    可是包括加西亚在内的一帮男生都在求她美言几句,就连平日寡言少语的阿拉伯少年阿卜杜勒都严肃认真地跟她讲解了一番明星球员对法甲的意义。梁小小烦不胜烦,正好处于初中二年级“中二期”的她感觉整个人都暴躁了不少,在某次本泽马跑来学校接她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能让你留下来呢?这种事根本就不是我能决定的呀。”梁小小抱臂坐在副驾上,面朝窗外,高高扎起的马尾冲向驾驶座的方向。
    本泽马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慵懒地抚摸着她留到肩部的头发,“你怎么知道你不可以?”
    梁小小一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当然了,我早就知道你想去皇家马德里踢球啊,我绝对不会阻碍你追求你的梦想的!”
    真是贴心小棉袄。人一旦认定某件事的时候总是会习惯性思维,本泽马现在怎么看梁小小都觉得可爱,不过有一个问题很严重:“小小,你就没有因为我可能要离开而有一点点舍不得吗?”
    “嗯……”梁小小犹豫片刻,眉头蹙得老高,“应该会吧。”
    这种犹豫真的是会逼死人的。本泽马紧握方向盘沉默一会儿,“小小,你这样我会伤心的。”
    梁小小这才真正坐立不安起来,虽说本泽马从前也常常说“我会伤心的”“我真悲伤”之类的话,可都是戏谑开玩笑的语气,从不会像现在这样表面平静,内里却汹涌流淌着真正的情感。
    “我只是、只是觉得舍不得也没必要呀。你是大球星嘛,总要到处飞的。”
    宝马顺着戛戛日内街和赛尔当街的交汇处驶入本泽马家布隆老宅的车库,梁小小拉了下车门把手,却发现它纹丝不动。一滴冷汗顺着她的额角流下,她慢慢地往角落里挪去,过了30秒的时间,却感觉像30分钟一样。可就她挣扎的这么会儿,本泽马长手一伸瞬间就把她拖了回来。
    等一个人能等多少年呢,本泽马以前觉得自己肯定没有耐心去等待一个人超过1年的时间,可现在,他居然耐心地等到梁小小长到13岁,还得不断提醒自己她还是个孩子。
    “小小,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梁小小歪头,思考本泽马到底在忍耐些什么。既然他这么喜欢皇马,去就行了呗,为什么要犹豫这么多呢,她才不信他是在考虑法甲和里昂的未来呢。
    本泽马烦躁地用指腹摩挲着梁小小的脸颊,他很早就发现她的皮肤比很多欧洲女孩要细腻很多,每次亲吻的时候都沉醉不已。可现在,他却很想看着那张脸被粗糙的指腹磨出红印,想看她究竟能承受多重的力量。
    “痛。”梁小小眼睛湿润,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但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
    本泽马心里一软,叹了口气,把她抱到怀里,头摁到自己的胸口上。这几年过去,也没见她长高多少,始终这么小小的,名副其实。
    “我问你,如果我去西班牙踢球,你会跟着我去吗?”
    他明显感到怀里的身体有一点颤抖,一阵失望的情绪袭上心头,他漫不经心地抚摸着梁小小的背,等待她给出一个惯常的模棱两可的答案。谁知道她却说:“可是我不想离开爸爸妈妈,等到你赛季休息的时候也可以回来和我玩呀。”
    梁小小忽然感到下巴一痛,再反应的时候本泽马的唇已经贴上她的,却不是像平时那样触一下就结束,而是有些暴躁地摩擦着。
    “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他贴着她的唇说。
    “接……吻?”梁小小虽然没有什么恋爱经历,可平时看剧的时候,剧情里的热吻情节可多啦,甚至在放到某些情节时,爸爸妈妈会捂住她的眼睛。所以她知道平时本泽马亲她的方式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还蛮纯洁的,放在一些场合就是正常的礼仪。可是像电视上那样……
    她还没想清楚,柔软的舌头就顺着她尾音未落张开的唇进入,说不清这种感觉是什么,好像他入侵了她口腔里的每一寸空间,更可怕的是他还带领着她的舌头交缠追逐,仿佛一场色气的游戏,让整个车厢的热度变得令人窒息。
    直到毫无经验的梁小小快要氧气耗尽,本泽马才放过她,手指慵懒地摩挲着她的唇角,享受那鄢红湿润的色泽。
    “这样、这样是不对的。”很小很小的声音,梁小小跟随心中的标尺抗议。
    “没有什么不对,你以后会嫁给我的,知道吗?”
    梁小小被本泽马认真的神情吓了一跳,虽说隐约察觉到本泽马对她不只是对妹妹那么简单,可是“嫁给我”这种话,难道不该是绝对的玩笑么?
    “你愿意么?”他靠近一点,眼神极具压迫性地问出这个魄力十足的问题。
    “我、我不知道!”梁小小慌乱地拉着车门把手,试图逃出这个狭小的空间。本泽马解开车门锁,任她一溜烟匆忙地逃走。今天向她展示的信息似乎多了些,的确应该让她消化消化。毕竟对这个年龄的女孩来说,逼得太紧是没有好处的。
    &&&
    梁小小打着呵欠从楼上下来,望向桌上的早餐。豆浆油条,是她喜欢的组合。爸爸正边啃油条边看报纸,见梁小小下来,忙对她挥挥手说:“小小,你过来看,卡里姆还真是个好孩子,报纸上说了,他下赛季要留在里昂。”
    梁小小望向报纸,题目旁框出了本泽马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我现在还很年轻,我还需要积累更多经验。我不会离开法甲,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最佳时机。”
    “不是离开的最佳时机就说明他总会离开的,又不是要在法甲踢一辈子。”
    梁妈妈不满意梁小小这种轻描淡写的口吻,“那也挺不容易,报纸上不是说很多俱乐部高价求购他吗?这样他还能有耐心在法甲多锻炼锻炼,多有理智和规划。”
    梁小小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心想如果他们知道那个有理智有规划的本泽马昨天吻了她,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说说而已啦,她也不可能真的傻到去跟爸爸妈妈讨论这个。而且、而且卡里姆留在法甲一定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因为想再多锻炼锻炼吧,一定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梁小小这么努力说服自己。
    尽管如此,自己耽误了对方前程的想法还是管不住地在上课、做作业和课外活动的时候冒进她的脑袋。真麻烦,怎么会这样呢,她也不是有意的。可昨天是不是拒绝得太绝情干脆了些?
    放学后在街道上游晃一会儿,梁小小不自觉地往托拉沃罗杰训练基地的方向走过去,到门口时又裹足不前,混在蹲守的粉丝们中间犹疑。在场的似乎多是本泽马的球迷,拿着他的海报和球衣。为感谢他留在里昂的宣言,还拉了好大一条横幅。没过多久,她就看到那辆宝蓝色的车驶出训练基地,本泽马摇下一点车窗和球迷们挥手示意,但驶过的速度仍是极快,球迷们几乎不能看清。
    “真可惜,你们好像准备了很久。”梁小小看着远去的车辆,对正在收横幅的负责人说。那个二十多岁的男球迷笑了笑,“没想到你这样的小球迷也喜欢本泽马。蹲守一般都是这样的,等待很久可能也就见个两三秒,不过他们是球星嘛,不可能有时间给每个蹲守的球迷签名的,所以还不如快点走掉。”
    “可是如果一直待在一起也许会窒息的。”梁小小若有所思地低声咕哝道。
    “哈哈,没想到你一个小女孩居然会说出这么深刻的话。”负责人被她逗得哈哈大笑,拍拍她的肩,“时间也不早了,快回家吧。”
    “嗯。”梁小小答应着,边走边胡思乱想着。穿过两条街道过后,她刚走进一条小路准备抄近路回去,就看见停在小路上的宝马m6,本泽马摇下车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知道你会走这条路,上车吧,送你回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