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女日记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了,人家的腰都快被你压断了,快一点吧!”
    她有点急了,其实凭她那娇小玲珑的体形,实在经不起过重的负荷。
    “那么让我们来倒换一个位置吧!同时,你的里面水份太多了,也该揩一下再来!”军师顺势提出主意。
    “倒换位置!那怎么行呢?我不要!”
    “哎呀!我的大姑娘,这叫做”颠倒阴阳“呀!为的要使你轻松呀!来,来,快点换!”
    他不待秀美的反应,一屁股坐立起来。
    秀美正想仰身坐起,忽然轻喊一声∶“哎呀!好酸!”又复躺下去。
    军师微感一愕道∶“是腰酸!”
    “还不是被你这死人体压得太久了!”她白了一眼!
    “好说,好说!让我来扶你一下吧!”说著拉住纤手,一把拉著起来。
    秀美连忙抓来了一叠卫生纸,按在阴户上,一连揩擦了几次,算完事,才她指著那一堆揩过的白纸,恨声道∶“你看,这么多!”
    “这是你的呀!谁叫你太痛快呢!”军师涎著脸皮说。“痛快个屁,还不是那些药片在作崇!下次绝对禁止你服用,搅得人家腰酸腿软,”“好了!好了!现在倒过来京不酸软了吧!嘻嘻,我的乘乘!”
    她抱起秀美细小的娇躯,跨坐在自已的肚腹上面,面时扶立美坚硬的鸡巴,轻声喊道∶“来吧!”
    秀美还是初次运用这种姿式,动作上感到非常的生疏。她惘然地问道∶“这怎么搅呢!”
    “唉!进塞去就是啦!”她抖了一下紫光发亮的小二哥。
    秀美眼看势成骑虎,不干不行,同时为了好奇,也想一试新鲜。
    她微登两腿,让阴户稍稍提高,对准了龟头,向下一坐。
    满以为就这样就可以插进去,那知却大谬不然。
    因为阴户是斜著向上的,她这样直坐下去,一下去鸡巴就溜到屁股沟中。
    军师是过来人,急忙以手止住道∶“你把上身稍为向前俯下,斜著坐插下去,才能顺路!”
    秀美对于自己的生理,知道得最为清楚,若不这样斜著坐插,是无法插进去的。
    但是这种斜著坐插,好生敝扭,一不小心,很容易把鸡巴溜到穴口外。
    她微微一嗅道∶“真烦死人了!你这个妖孽人!”说著她上身向前屁股一提,坐插下去。
    军师趁她阴户提高之际,单手扶住硬鸡巴,一手拨开外阴唇,对准穴口,把龟头按上。
    等到秀美坐插上来,鸡巴正好插到了根底。
    这种的倒插阴阳,在女人方面,好像不但身上减太重压,面鸡巴可以紧紧的插到了根底上塞得满满的顶住了花心,在往常自己躺在下面的时候,最低限度,总有一小部份凉在阴穴口外的滋味,浓厚得多。
    所以当她坐插下去,全根尽插,秀美感到一阵满意的新鲜,芳心里甜得暗暗喝彩,叫道∶“妙,妙,”
    而在男人这边,鸡巴酥松的感觉,则非任何姿式所能比拟。
    军师禁不住嘻嘻的笑道∶“秀美!快!好乘乘!快”
    正在这时,一直在旁观赏的玲玲,才回忆起昨夜里小马的那股凶劲,怪不得比平常长上好几倍,却原来他们都是靠药物来维持。
    听说女子也有药物可以作为保护,如果能够买得到,下次倒要试试看,叫这些小子们,吃不消,兜著走呢!才知道姑奶奶的厉害。
    她闭上双目,沉浸于自我陶醉之中。
    军师和秀美,因为双方的快感突增,精神益外兴奋,动作更加剧烈。
    尤其秀美新味初尝,乐得抱紧颈项,重重的甜吻不放。
    春唇送吻,甜得有和苍蝇碰上了糖蜜,军师那会放过这种机会。
    嘴唇微张,涎津相流。
    “啧,啧,”的声响,逐渐加强。
    本来已渐入睡的玲玲,这时竟被这种声响吵醒了,从睡梦中硬拉回来。
    她怒火中烧,不知道是恨抑是妒,一骨碌翻身坐起,拍了一下秀美的屁股道∶“你们要搅到什么时候才停止呢!人家昨晚上一整夜都没睡啦!”
    “这就是了,你昨夜搅了一通宵,我们还不是同样被你吵得睡不安宁啦!”军师昂著头轻声反驳。
    “谁叫你们不学好,要偷看呢!”玲玲仍不示弱。
    “那你不是也在偷著看吧!算了吧!我们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要怪谁,祗要好玩谁都可以来,你如果有兴趣,等秀美完扣事,我也可以再来陪你一下!”
    他的话音未完,那边大块头笑迷迷坐起来说道∶“小玲!你有兴趣吧!”他想重修旧好。
    “小东西,再也没兴趣了!癞蛤蟆别再想啦!”
    这时小马也被逗得兴意扬扬的笑道∶“小东西,不够过瘾,让我这根大春肠再来磨磨吧!”
    “不死鬼!谁稀罕你!”玲玲有如在重围中脱逃出来,拉过被单,蒙头大睡。
    五、花样百出,案破梦回玲玲自从要了这一手之后,小马果然伏贴得多了,再也不敢跟她顶。
    因为她的玩意多,手段辣,惹上来,真是吃不了兜著走呢!
    军师是全帮之中,最有心眼的一位,他为小马解围默默的在小马那里知道了壮大阳具的地方,而对玲玲的药物来源,这小妮子送是可以,始终不肯说出来路。他祗好暗中要了一点,想在秀美身上来试验。
    特地在临睡之前,喝了一点酒。
    这一批放荡形骸的青年男女,一直都是睡在一个塌塌米大统问里,晚上横七竖的倒头便睡,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的分界。等到灯光一熄,抱上那一位,随便就干,谁看到都无所谓,不过,大部份事先都是有默契的。
    军师今晚上睡得比较早,一回来便躺在角落里,闭目假寝,静气养神。
    待到灯光一熄,慢慢的移动身躯,转到秀美的身旁。
    别看秀美生得细小玲珑,可是曲线却十分突出,尤其是胸前的双峰,高高的隆起,有如雨颗大肉球。
    他轻轻解开乳罩,一手按上,光滑柔润,胜如温玉。满满的一握,捏在手中,的确舒神写意之极。
    那一粒顶在尖端上的紫葡萄,更是结实雄壮,胀到了饱和。
    玉峰的性感神经,相当敏捷,一经接触,电传般直逆神经中枢。
    二人在睡前早先打过招呼的,秀美心里一阵酥痒,自然也不甘示弱,纤手一探,抓住了玉茎,同时轻声的喊道∶“胀得好大!你已经吃过药了吗!”
    “嘻嘻!为了要使你加倍的快乐,特地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