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女日记 - 分卷阅读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著他轻轻一顶,同时双手用力一按丽珠的臀部,使双方合得更紧更密。
    丽珠的脸上,泛起了满意的笑容,她“唔”了一声,静静地享受著消痒的舒适。
    小马确实果有一手,他在顶抽之余,还抱著臀部在回环的运转。
    阴户本来就已经挤得满满的,鸡巴顶到了根底,再商上这么一磨,种种的括著双壁,酥到了全身。
    她轻迎下了樱唇,渡过了涎津。
    小马随口一吮。
    有如大热天吃上了冰淇淋,凉到了心底。
    两舌相赌,卷做一堆。
    双方的鼻算,都深深的吸进了肚里。
    接触一多,欲焰更炽,小马开始用劲,猛烈的顶著。
    终因站著的干,未免过份的吃力。
    速度始终快不起来。
    丽珠默默含情,深为个郎技巧而观畅。
    但也为个郎的吃力而担心。
    她轻抚郎背,深情静款款。
    不时的爹声慰问道∶“吃力吧!”
    要停停歇上一会吧!
    愈是慰籍有加,小马愈是用劲,在柔情中表现英勇,这可能是男人们的通病。
    正当两人柔情蜜意,倾力拼杀之际,外室忽然灯光一亮,似乎进来了一批人。
    照他(她)们往常的规定,睡眠以后,绝不准开灯,除非事例外,或是外来的……
    想到这里,丽珠和小马才想到可能有严重的事情发生。
    这样一来一下子把浑身的欲焰,降到了冰点以下。
    小马急急的放下了娇躯。
    但小二哥仍是硬得像旗杆一样的举得笔直。
    这时外间已经开始混乱,发出不大响亮的哼喝之声。
    接著只听“砰砰”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
    我们是检查来的!“语音生疏,显系不是自已的人。
    内中有一个穿制服的员警。
    而自己的一帮人,站在一边,犹其是那两个销赃的惯窃徐姓兄弟,都已戴上了手铐。
    情形看来大势已去,他(她)们可能都难脱身。
    果然经过一阵协商之后。
    警方人员暂偶有伤风化,把他们一帮人,带局询问。
    在巧妙的问询中,他们全部招供放荡的经过和行窃的大略情形。
    运夜起出了大批赃物,移送法办。
    自虐
    我当然不会跟你说出我的名字,那么你们随便称呼我为亚美便成了,今年24岁,我将我那不能见人的体验告诉你们,我的未婚夫,当然也不能告诉你恫真名字,那便叫他做小杨吧。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激烈的性行为,但他不在的夜晚,我会以自慰来满足自己,可以说是我是一个子分淫乱的。
    我所指的激烈的性行为是指那些所谓s的游戏,我自己时常都看那些从外国入口的女性杂志,以及那些女性漫画等,又时常跟那些有兴趣的人接触,所以基本上的理论我是能明白的,而我自己也觉得对这种游戏很感兴趣。但是,那时身为s一方的未婚夫,我觉得好像发梦似的。
    那时我感到十分之害羞,记忆中尽是一些讨厌的事,他将我缚在梳发上面,将我浣肠之后反转来,让我的排泄物喷向天花板上,那时前后传来那奇怪的感觉,以及排泄物通过肛门的感觉,一起地互相混合交替著,难以说出来的快感在身体内流窜著,到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很回味。
    看来我是有那种被虐的质素吧。而事实上,当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也会将自己缚著,将从外面购买得来的浣肠器浣入自己体内。但变成这样,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后悔,面每晚我都不会觉得寂寞,为了让杨仔看到我读那些咸湿杂志的样子,我购买了一个平价有脚架的相机,按了自动拍摄制,拍摄我张开双腿,一面看色情雅志,一面用铅子笔自慰的样子,将我也淫乱的样子拍摄下来。
    我会一直拍摄直至停止,但问题通常出在所定的位置上,有很多时间不够,照得不清楚等等的情形,我又不晓得照相的窍门,对于我来说是一件极不简单的事,所以我手头上有很多不完全的相片,而我现在唯一担心的事情,是慢慢的我害怕自己成为一个露体狂。
    我跟杨仔是在一年前订婚的,就在那晚我将身体交给了他,就在一间高级酒店内一所当有园林景色的房子伫,我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送了给他。之后,他一有要求,我也从不拒绝他,之后的第三个月,有一个晚上,做完爱后懒洋洋的睡在床上的时候,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亚美,我们还有半年便会住在一起的了,而晚上的夫妇生活若果一成不变的话,每晚都一样做同样的事情,这种普通的性爱,任何人慢慢都会变得不感兴趣的。很多离婚的原因就是这样了,我们也不想变成这样的吧,从现在起将性爱方式变化一样,你认为怎样。”
    我不希望失去我所爱的人,就算是结婚后我也希望一直到老,所以我也十分同意他的说法,尽量改变一下性爱方式使生活变得有趣。
    “你也是这样想吗?真开心了,那么你知道甚么是s吗?是嗜虐及被虐的意思,我已详细研究过了,我想那是最佳及最最有效的方法,但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同意。”
    为了他,要我做甚么我也愿意,从外国的周刊杂志中得到的知识很有限,那些人又被缚著,又会被打,尽都是这些事情,使我渐渐对它失去兴趣。
    “怎样呢,若果你不喜欢的话,中途停下来也可以,而且我会一直跟你一起的所以不用担心啊。好吗?”
    但是若果我说好的话,便会给人知到我的心事,想到这儿的时候,他在我的咀唇上给了我一个热吻,使我不能反对。
    “好的,但是若果弄痛我的话一定要停下来啊。”
    我跟他请求。
    “我明白的了。”他说完温柔的笑著爬起床,走到外面取了一个袋子进来。
    “你看这是不会弄痛你的,绳子的质地是很柔软的。”他从袋子裹面取出来让我看,想起一会儿这条绳子曾将我全身缚著的样子,我全身软软的不能使用力量了。
    “来,坐下来吧。”他指著梳发,我好像被催眠了似的,听他的说话向梳发走去。
    “坐下来吧。”他温柔的对我说,用手搭在我的肩上,抱著我轻轻地坐在梳发上。将我的双手放在后面,并将它们缚起来,这时我的双手已完全失去自由了。
    跟著他将绳子将我的身体重重捆著,他久不久还会吻我的咀唇,他用牙齿咬了我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