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嘉莉仰视着他,男人端正的面庞浮现出些许温柔的色彩,那几乎像个圣人一样……像个圣人。
    “你的罪过是接受了魔鬼的诱惑,你接受了他的条件与力量,你像个女巫一样残忍地杀死了所有人。”
    男人的声线醇厚又冷静,圣人的声音也应该是这样。莫名的念头从嘉莉的脑海中闪过,是的,圣人。他就像是上帝派来裁决自己的使者,出现在这里,只为给自己一个公平的结果。
    这太荒谬了,但或许是真的呢?堕入地狱也无法洗脱她的罪孽,再多的惩罚也不能抵消她心中的恶念。而这个男人,这个陌生人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询问自己,质疑自己,他知道魔鬼的存在,他相信自己是个女巫。
    嘉莉稍微冷静了一些,小声问道:“您是来裁决我的吗?”
    “你认为呢,我的孩子?”
    他叫她孩子,他的孩子。
    嘉莉的泪水再一次止不住的落下来。她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才能阻止哭泣的声音泄露出来,她不能哭,当着使者的面她没有资格哭泣。朦胧之中她听到男人走近了自己,这一次,嘉莉没有抗拒。
    有力的手臂圈住了她死死贴在角落的身体。地面太冷了,嘉莉躺在这里又太久。久到纵然隔着布料,男人的手碰触到她的皮肤时,滚烫的温度依然让嘉莉觉得自己的皮肤像是在燃烧。
    他把她拉进了怀里,男人的气味,香水的气味,皂粉的气味一并涌进嘉莉的肺部。意识到是个男性在拥抱自己时嘉莉几乎是本能地想挣扎,但随机她又意识到这是上帝的使者,他是不同的,这样的拥抱对于肮脏污秽的自己来说是最珍贵的恩赐。
    “你在毕业舞会上杀死了无辜的陌生人。”
    男人的声音在嘉莉头顶响起,她从来没听过如此温柔的男人的声音。嘉莉死死拽住他的衣襟:“是的。”
    “你在郊区的马路上杀死了侮辱你的同学。”
    不止是男人,应该说从来没有任何人对嘉莉这么温柔过,连母亲也没有。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来,她哽咽着点了点头:“是的。”
    “你在家里杀死了你的母亲。”
    希望与哀恸一齐撞击着嘉莉的心脏,疼痛感从心脏蔓延到指尖,她艰难地喘息着:“是的,是的,都是我干的。您要处决我吗,您会吗?”
    他摇了摇头。男人低沉的声音放慢了速度,他揽着嘉莉的双臂紧了紧,嘴角贴着她因血液而黏成一团的头发。嘉莉能感觉到他的温度,他的心跳,甚至他说话时声带的颤动:“没人会处决你,上帝给了所有人改过的机会,你不会被排斥在外。”
    嘉莉震惊地瞪大眼。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男人的脸上却只有无法动摇的笃定。她摇了摇头,悲伤地说道:“不可能……上帝不会原谅我的,他不应该……”
    后面的话,在嘉莉对上男人的眼神时,胆怯的收了回去。他的眼睛里包含着神性的冷漠,似乎在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回绝他的话语。
    她不能……当然不能。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待嘉莉再没有开口的念头时,男人像是察觉到她的悔过一般低声念道。嘉莉太熟悉他说的这句话了,他在用圣经提醒自己。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她究竟何德何能,能换来这样的机会?嘉莉怔怔地看着他,跟着他小声道出后面的句子,甚至忘记擦去不住滚落的泪水。
    她想,不会再有的人生比今日的自己更加多舛坎坷,被魔鬼操纵之后又迎来的神明的宽恕。
    直到男人用拇指轻轻擦去嘉莉脸上的泪水,她才回过神来。
    有生以来第一次,嘉莉伸出了双手,环住了男人的脖颈。她抽泣着,断断续续地开口应道:“您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吗,为我赎罪的使者?我愿意付出一切,我的灵魂与肉体,来洗脱我犯下的罪孽。”
    男人的手扶着她的后背,他笑了起来。在以前,嘉莉只在梦境里听到别人用这样的方式最自己笑过,那是介于父亲与情人之间的笑声:“我可不是什么使者,我只是个普通人,与你一样。”
    “那我……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他看着她好奇的眼睛,沉默片刻后,开口回答。
    “我叫汉尼拔·莱克特。”
    .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踏出审讯室的时候,无数担忧与畏惧的目光投了过来。
    他进去了太久,而里面迟迟没有传出尖叫声。这就足以证明莱克特医生成功地令那名少女冷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他那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上,昂贵的布料上沾满了干涸后血迹碾成的粉末。
    “——嘉莉·怀特不应该呆在这里。”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这样的神态让人摸不清医生究竟是在愤怒还是单纯的为了发出命令,“她必须接受专业的医疗救治。”
    ☆、少女嘉莉02
    《女巫嘉莉的复仇——十八岁少女一夜屠杀数十人》
    作者:弗莱迪·朗兹
    根据有关消息,当地警方在一夜之内接收到了三起关于谋杀的报警。三起谋杀案在极短的时间内,分别于高中礼堂、郊区马路与私宅中发生,并且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同一个人,年仅十八岁的高中生嘉莉·怀特。
    在间隔极短的案发时间内赶往三个现场行凶,听起来似乎只有魔法能够办到。但众所周知这个世界上没有魔法,她真的是幸存者口中的“女巫”、利用“魔法”杀人吗?据记者了解,嘉莉·怀特长年受到母亲的虐待和同学的欺凌,她声称自己杀死了同班同学与自己的母亲,是否又与她的遭遇有关呢?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关掉了正在浏览的网络页面,目光挪到身边的病床上。
    那个小报记者口中的女巫就躺在那里沉沉睡着,安详的睡颜与警方接触她时竭嘶底里的状态判若两人。
    刚被发现的嘉莉·怀特,状态紧绷到任何人都不能走近她三步之内,不然少女就会以疯狂的方式攻击对方,甚至是她自己。就在她闹得差不多筋疲力尽的时候,无可奈何的他们找到了汉尼拔·莱克特医生。
    他安抚了她,建议FBI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但就在第二天,就是今天,FBI再次联系到了莱克特医生,说嘉莉·怀特拒绝救治也拒绝进食,并且表现出了极端的自残倾向。他们不敢靠近她,希望汉尼拔·莱克特能询问出细节来。
    莱克特医生到来时他们刚刚给她注射了咪达唑仑,算算时间,药效差不多要过了。
    .
    尖叫逃窜的人群,血腥的舞台,摇摇欲坠的家与怀中妈妈的尸体。
    无数画面如同快进一般在嘉莉的脑海中闪现,激烈的恐惧袭上心头,她尖叫出声,猛然睁开眼,想尝试着从床上爬起来,数次发力却动弹不得。
    她抬起头,发现自己被束缚在床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