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日安,嘉莉。”
    男人的声线惊的嘉莉一哆嗦,她循着声音转过头,一个男人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他坐得很近,姿态放松并且神情冷静——前一刻还试图挣扎的嘉莉看到他近乎于冷漠的神态时莫名的放松下来。
    她的使者。
    “日……安。”之前的反抗给嘉莉带来了微弱的伤害,她感觉到说话时自己的喉咙在痛,但不会比这副皮囊上叫嚣着的伤口更痛。她后背的伤口刚刚被缝好,但嘉莉并不在乎,冷静下来的她仔细打量男人一番,而后想了想,试探性地继续说道,“莱克特先生。”
    衣冠楚楚的男人礼貌性的勾了勾嘴角:“你可以喊我汉尼拔。”
    这是他的名字。
    允许他人直呼名字是表达善意的一种方式。嘉莉在学校里也会喊同学的姓名,但她不觉得他们对自己心存善意,那是一种带着蔑视的施舍,就像是教皇允许贱民亲吻自己的脚趾一样。
    没人会比嘉莉更清楚二者的区别。
    至于汉尼拔·莱克特的行为,像是两者兼有。
    可即便如此,嘉莉还是克制不住如潮水一般的希望淹没了自己。
    他与他们是不同的。嘉莉能感觉得到,不仅仅因为在她的生活中难得一见的定制西装与一丝不苟的头发,还因为他的态度。嘉莉没有从他的态度中探寻到任何负面情绪——她就是靠着这份敏感生存下来的。男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好奇,但被他很好的教养掩盖住了,剩下的只有公允。这之中没有同情,半分也没有,只有为上帝工作,负责裁决罪恶的使者才会这样。
    而她的使者向自己表达了善意,准确地来说,是赏赐给自己善意。嘉莉很高兴。
    “我……”但她不能,一个罪人怎么能接受如此荣耀?嘉莉摇了摇头,在他的目光之下胆怯地开口,“没有资格称呼您的名字,使者。”
    光是说出这句话就仿佛用光了她所有的勇气,使者的眼神让嘉莉很是畏惧。而在她的话音落下后,嘉莉预感到他的情绪有所变动,但那完全没有表露出来,甚至未曾浮现在眼底,他控制的很好。
    “那么,你可以称我为莱克特医生。”
    “医生?”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嘉莉。因为FBI的邀请而出现在你的面前。”说出这话时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看起来更加随意了几分,“所以,我与那些你攻击过的人没有区别。”
    “但你承认我的罪名,那天晚上你亲口说的。”
    他没接话。
    莱克特医生以一种平静的目光审视着嘉莉,这之中仍旧没有同情。嘉莉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中的感激,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心生感激。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嘉莉?”
    “您可以问我任何问题,莱克特医生。”
    “你认为我是谁的使者?”
    嘉莉虔诚地答道:“只有上帝才有资格命令使者为我赎罪。”
    莱克特博士看上去没有惊讶:“但你知道,我只是个普通人。”
    回应莱克特医生的是嘉莉的笑容。
    他就坐在自己面前,如果不是动弹不得,嘉莉很想坐起来靠近他。但是现在她离不开床板,嘉莉也不想惊吓或者伤害到使者,所以她只能不甘心地接受自己要以平躺这种不恭敬的姿态回答他的考验。
    嗓子很痛,但不妨碍她表达自己的感情,嘉莉看着男人的面庞,放轻了声音:“我从未说过使者不是人类,莱克特医生。上帝曾经派了一个使者保护我,监督我,惩罚我,但是我把她杀死了。我以为他再也不会原谅我,然后您出现了,您肯定我的罪孽,只有使者才会这么做。”
    “曾经的那个使者,是你的母亲。”
    “而现在的使者,是您。”
    有那么一瞬间汉尼拔·莱克特的表情变了。嘉莉看得分明,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温柔的神采一闪而过。仿佛是为了肯定她的坦白,他的面庞浮现出肉眼可见的浅笑,他转移了话题:“据我所知,你已经有整整两天没有进食了,孩子。”
    “如果您需要我吃东西的话,我会吃下他们送来的食物。”
    “不。”他站了起来,走到病床旁边,顺着他的视线嘉莉才发现自己枕边的柜子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食盒,“你现在太脆弱了,孩子。我认为你不适合医院的食物,我煮了点粥,希望你不嫌弃。”
    “谢谢您。”他把病床摇了起来,嘉莉感激又畏惧的看着他,“可是……我动不了。”
    就算嘉莉没有被绑在床上,她也无法抬起双手。镇定剂的效果褪去后手臂的刀伤一直在疼,那是母亲临死前留给自己的礼物。
    而听到她的话,莱克特医生只是瞥了一眼嘉莉被束缚住的双手,接着转过身打开了食盒:“那么我很荣幸在这个房间里还有个行动自如的人。”
    嘉莉不能动,所以他改坐在床边。一手端着食盒,另一只手用汤匙轻轻搅着看起来就很美味的粥:“我加了些海鲜,希望你不介意。”
    “没关系。”
    “那么……我可以?”
    他要喂自己。即便嘉莉非常清楚她只能接受别人的喂食,也无法忽略自己脸颊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从来没人对她这么的温柔,更不会有人亲手喂她东西吃,连母亲也没有过。
    或许是上帝把他身边最信任的天使派到了凡间。嘉莉只能避开他的目光,狼狈的点了点头。
    在得到嘉莉的首肯后,莱克特医生举起汤匙,送到她的面前。食物的味道入侵嘉莉的嗅觉,两天以来饥饿感第一次取代了火烧火燎的胃痛向嘉莉的大脑传达需要进食的信号。
    在经历了噩梦般的一夜后,这样的感觉多少让她感觉自己还活着。
    她小心翼翼地将汤匙含进嘴里,温度刚好,大米的香味与辅料的鲜味糅杂在一起,和莱克特医生本人一样,给嘉莉一种温柔的抚慰。她尝不出是什么海鲜,但那很好吃,这几乎是嘉莉吃过最美味的食物
    “很好吃。”嘉莉把粥吞进肚子里,轻声开口,“谢谢您。”
    “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莱克特医生的表情没变,但嘉莉能察觉到他很满意,男人又舀了一汤匙粥送到她面前,“只注射葡萄糖可不够提供愈合伤口的营养。”
    说完他顿了顿,嘉莉顺着他的视线下挪,意识到他是在看自己□□在外的小半截手臂,不过三寸的皮肤一片淤紫,而浑身的钝痛告诉嘉莉,可不只是手臂这样。
    “你是说这些吗?”嘉莉接口问道。
    莱克特医生收回了目光:“我想知道是什么造成了瘀伤。”
    “从天而降的石头。”嘉莉答道,“我想这是上帝的惩罚。”
    莱克特医生在听到自己的话后,似乎陷入了一种介于思考与困惑之间的状态。但那很快就消失了,他抬起眼:“为了惩罚你杀了人,还是别的?”
    母亲的身体在自己的怀中逐渐变得僵硬,无数鹅卵石从天而降砸穿了屋顶,挥散开来的绝望与痛苦再次凝聚于嘉莉的心脏。她想尖叫出声,想从床上挣扎开来逃离这里,但在所有的悲恸与愤怒爆发之前时,嘉莉触及到了汉尼拔·莱克特的双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