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完她顿了顿,身体微微前倾,嘉莉从她的动作中感受出了克制得很好的急切,这个记者似乎是在等待嘉莉的回答,但是她依然没开口,于是女人继续说了下去:“并且,我会让其他人都接受。”
    最后那句话她说得很轻,嘉莉却觉得那几个单词如同钟鸣一般在她的心灵中回荡。
    是的,她想要其他人接受她有罪。非常迫切的想。
    “他们不让其他人轻易走进病房。”嘉莉最终开始按捺不住开口,“你怎么进来的?”
    可是说完她就后悔了。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话的,嘉莉不安地挪动着身体,后背的伤口蹭过床单传来了尖锐的痛感,嘉莉倒吸了一口气,却莫名的安下心来。
    就像是她已然为自己的失言而受到了上帝的惩罚。
    “这个吗。”女人脸上的微笑明显了许多,在嘉莉看来那像是在炫耀胜利,“可不要小瞧一名记者的好奇心。”
    她的确获得了胜利,她引诱自己开了口。
    “你想报道我的所作所为。”嘉莉说道,“他们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而女人听到她的话后只是稍稍抿起了嘴角,她的面容中流露出了几分恳切的神采:“但是你需要帮助不是吗?我可以帮助你,嘉莉。只要你将你的经历与你的想法告诉我,我会将它们毫无保留的转述给其他人,我知道……这是你想要的。”
    花言巧语,出价诱人。轻易地开出一个让人心动的条件,但她不像是上帝,也不像是嘉莉的使者,女人来到这里是有私心的,她是为了达成目的才出现在这里——除了不会魔法,她就是个女巫。
    但是嘉莉无法拒绝。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在被单之下摩擦着后背的伤口,撕裂的痛楚是如此的清晰强烈,嘉莉甚至能感觉到缝合的线在自己的皮肉间撕扯拉伸,那很疼,真的。火辣辣的感受直袭脑门,而赎罪的快|感却控制不住地洗刷着她的神经。
    “你想知道什么,记者?”她问道。
    “真相。”记者给了一个简单果断的回答,“我想知道那晚的细节,嘉莉。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杀了所有人,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他们有很多人证,不是吗。马路上还有监控录像。”
    “但监控录像里的你是凭空出现的——上一秒还在毕业舞会,下一秒就出现在了郊区公路上,并且挥了挥手手面前的车就停了下来,转头直接撞到了加油站里——这根本不符合物理定律,嘉莉。”
    嘉莉笑了起来。
    多么的愚蠢和天真啊,妄图用世俗的条条框框约束恶魔的力量。嘉莉只感到一股怜悯的情绪从心中涌起,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以为妈妈的话是那么的荒谬疯狂,但等到她真正的掌握了魔鬼的能力,等到她真正的毁灭一切后,嘉莉才意识到母亲是对的。
    记者没等到嘉莉回答,也不气馁,继续说了下去:“就算是魔法,可是为什么魔鬼偏偏选中了你而不是别人。”
    嘉莉收敛了笑容。
    “我犯了罪。”
    “什么罪?”
    “……淫|欲之罪。”
    不该告诉她的,不该说出口的。嘉莉再脱口而出的瞬间就后悔了,像她这样的女巫,这样与自己同罪的人根本没资格了解自己的内心世界。无尽的悔意与悲伤覆盖住了嘉莉,她死死地绷紧后背,肌肉与床板相互拉扯着她的伤口,她能感觉到在针孔之中缠绕着她伤口的线一步一步地拉紧,直至到它们负荷的尽头。压抑不住的呻|吟从嘉莉的喉咙里泄露出来。
    “嘉莉?”记者似乎是发现了她的异常,她站了起来,“你还好吧?”
    皮肉撕扯开来的痛感如此的真切,真切让嘉莉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她躺在床上,摇了摇头,颤抖着开口:“我很好,你别过来。”
    显然记者并不相信这句话,她向前迈了两步,脸上精心装饰过的笑容被担忧取代:“你确定吗,我可以——”
    “——我说了我很好!!你不要过来!”
    玻璃崩裂的声音掩盖了嘉莉的尖叫,同时也掩盖了开门的声音。不仅是记者,连嘉莉都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了一跳。她猛然抬起眼,看到刚刚还稳稳当当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莫名其妙的裂成了碎片。接着嘉莉的目光挪到门口,汉尼拔·莱克特站在那里,他总是稳重端正的面庞中浮现出几分阴霾。
    “朗兹女士。”他用他低沉优雅的声线开口说道,“未经FBI允许,任何人不允许探望嘉莉·怀特。”
    后背的布料与床单被濡湿,那样的感觉很不舒服,她想将自己从床上剥离,但她的双手被死死的绑在床边,嘉莉只能不安的扭动身体。血液的腥气逐渐飘到鼻腔周围,但嘉莉并没在意,她抬起眼,敬畏地看向莱克特医生,后者在赶过来的护工将弗莱迪·朗兹请出去时只是稍微侧了侧身体。
    “……对不起。”嘉莉觉得医生是生气了,他当然会生气,自己说好了要配合工作的不是吗?而且她竟然将自己的信息告诉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她甚至都没告诉过莱克特医生。“我不应该和她说话的……医生,对不起。”
    而莱克特医生的反应只是反锁了房间的门。
    医生的沉默让嘉莉有些不安。她试图撑起身体,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只要能让她看清他的脸。而就在她想要做什么的时候,男人已经大步跨到了她的床前,莱克特医生看也没看地上的钟表碎片一眼,他俯下身来。
    “医生,我——”
    嘉莉急切地想说些什么,但是在她的眼睛触及到医生的眼睛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摄住了她。
    他在看着她,表情冷淡目光也十分平静,那之中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嘉莉却感觉有种莫名的战栗感从她的尾椎一直窜到头顶。被这双眼睛看着,嘉莉觉得自己就像是赤|身裸|体地躺在解剖台上,她所有的想法与思绪都无所遁藏。
    “……我……”
    “嘉莉。”医生打断了她的话,接着解开了束缚住嘉莉的双手的带子。
    一直被困在床边无法动弹的手臂终于获得了自由,而嘉莉在医生的注视一下连大气都不敢喘。她任凭男人把自己从床上拉了起来,随着肌肉的挪动后背的伤口再次传来不可忍受的痛苦,她呜咽出声,然后医生温暖的怀抱包裹住了自己。
    血在随着她的皮肤流淌,嘉莉能够感觉的到。
    她还能够感觉到医生拉开了她的病服。她趴在莱克特医生的怀中,因为血液而粘连在皮肤上的布料被揭开,赤|裸的背部毫无障碍地沐浴在空气之下,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攀上她的后背,捂住了崩裂开的伤口。
    男人的气味与温度,男人的手。
    属于暴露的羞耻席卷了嘉莉的全身,与之同行的还她尚且无法理解的,近乎于原始的悸动。随着医生的手掌摩擦过她的皮肤时,嘉莉遏制不住地屏住了呼吸,她挺直脊梁,死死地拽住了莱克特医生的衣襟。
    “你故意的是吗,嘉莉?”
    他好听的声音就徘徊在嘉莉的耳边,她瑟缩了几分,小心翼翼地开口:“什么?”
    “故意扯开伤口。”
    血还在流。
    但是嘉莉攥着莱克特医生衣服的手越来越紧,她害怕自己一松开手男人就会站起来离开病房去喊医生。她还不想离开他的怀抱,更不想被重新捆在床上。
    所以嘉莉点了点头,她希望自己的配合能让莱克特医生满意,她的使者满意。
    “……是……是的。”她颤声说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