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_分节阅读_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斯涅尔一把抓住了嘉莉的手,她清秀的面庞上流露出了焦急与担忧的色彩。
    “不是你的错。”苏是这么说的,“这不是你的错。”
    那一刻嘉莉差点就要相信她了。
    在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时,嘉莉将自己的思绪从回忆中扯回现实。苏·斯涅尔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桌子面前,触及到嘉莉的眼神时她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嗨,嘉莉。”
    嘉莉的视野为一下子涌上来泪水所模糊。
    说不尽的酸楚与悲哀从全身的角落里迅速的集聚在心头,嘉莉深深地吸了口气,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将那股强烈的情绪按了下去。她很想给苏一个拥抱,但护工尽职尽责地将她绑在了轮椅上,所以嘉莉能做的只有学着苏的模样,勉强扯起一个笑容:“嗨,苏。”
    她坐了下来。一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审讯室内陷入了略带着尴尬的安静氛围中。
    嘉莉有些犹豫地抬起眼,她悄悄地打量了苏一番。苏的脸色有些疲惫,但总体还算健康。她坐在嘉莉对面后把双臂搁在了桌子上,纤细的手指相互缠绕着,看上去像是比自己还紧张,这让嘉莉稍稍地松了口气。
    “那么……”嘉莉轻声开口,而苏的反应就像是鱼缸里受惊的鱼似的抖了抖,这让嘉莉又心惊胆颤地闭上了嘴。
    似乎是意识到这样不行,苏叹了口气:“怎么?”
    “你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吗。”
    恶心。
    控制不住的厌恶感、面对女记者时相同的躁动在她的心中翻涌升腾,她咬紧牙关,被捆在轮椅上的手死死地掐紧了皮肉里,在痛觉传来时熟悉地,如同触电般的快|感窜过她的头顶,她打了个寒战,紧接着莱克特医生宛若大提琴般低沉优雅的声线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将它们交付于我。”
    他捏着嘉莉的下巴,呼吸声均匀地打在她的脸颊上,温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嘴唇。他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嘉莉觉得他有点失望。
    是的,她不能这么做,因为她将她的一切都交给了汉尼拔·莱克特医生。这具肉|体,还有皮囊之下的灵魂的所有权都在使者的手上,她没有资格伤害自己。
    所以嘉莉只能松开已然掐进皮肉里的指甲,她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把几乎要马上从撞碎她的肋骨、撑破她的皮肉的情绪统统按下去。
    她试探性地抬起眼,发觉苏的情绪似乎也不平静,并没有注意到刚才自己的异常。苏并没有回答嘉莉的问题,她只是试图让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更加自然一些:“你应该快点好起来。”
    嘉莉能从她中听到真切的关心,这份关心让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勒紧一样阵阵抽痛。苏和女记者还是……不一样的。
    当然,她也有罪,淫|欲悄无声息地侵蚀了她的身体,在她的腹腔内种下了罪孽。她无药可救了,但苏并不知晓这一切。愤怒自嘉莉的心中褪去后她反而很可怜苏,自己有使者爱着引导着,可她呢,除了肚子里的女巫外什么都没有。
    嘉莉看到苏在自己的目光之下不安地挪了挪身体:“你知道最近外面……在怎么讨论这件事的吗?”
    “我不知道。”嘉莉摇了摇头,自从那个钟表破碎后,别说外界发生的事情,她连当下几点都很难从护工嘴里问出来,“医生担心外界的讯息会刺激到我。”
    苏看起来有点犹豫,她的眉头几乎都要拧成了一团,她的手从腹部移回至桌边,半晌之后才下定决心继续开口:“他们都在传……传我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是我控制的你,你只是我的替罪羊。”
    嘉莉笑出声来。
    她的笑声在空旷沉闷的审讯室里格外的突兀,苏的反应不像是听到了嘉莉的笑声,而像是被嘉莉捅了一刀。她惊疑不定地看向嘉莉,而后者坦然地接受了她带着疑问的审视。
    他们当然会这么说。嘉莉惊讶的同时又不觉得这出乎意料,普通人是不会接受她是个女巫的事实,哪怕这再显而易见也不会。她曾经为此绝望过,但现在不会了,她现在有莱克特医生,只要她的使者认可自己犯下的罪行就可以,除了医生外嘉莉也不需要其他人的承认。
    “别担心。”
    嘉莉不自觉地挺直了脊梁——等到她察觉到自己后背的肌肉逐渐拉伸绷紧时,她才意识到这是自毕业舞会之后,嘉莉第一次直起自己的后背。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嘉莉在心底这么告诉自己,然而她却遏制不住那种自信感在她的心中激荡。
    她知道这种自信并不是源于自己本身,而是源于莱克特医生。但这并不会妨碍嘉莉反过来温言安慰苏:“上帝会还你一个公正,苏。他给我派来了使者,他会惩罚我的。我清楚我犯下的罪行,我的使者也清楚,你不用——”
    “——不。”
    苏用很轻很轻的声音打断了嘉莉的话。嘉莉诧异地坐在对面的年轻姑娘站了起来,她微微前倾身体,伸出了手。
    除了嘉莉的怀里不再有母亲的尸体,除了她现在不是跪坐在地上而是被绑在了轮椅上,此时此刻的苏与那天晚上是如此的想象。同样的表情同样的眼神,甚至连那只柔软的手都同样地包裹住了自己的手臂。
    “不是你的错。”她与那晚一样说道,漂亮的眼睛里怀着无限的愧疚与笃定,“他们罪有应得。”
    说完她顿了顿,面庞中浮现出难过的色彩:“至于我……也是一样。我欠你一个道歉,我不应该开那个头……不应该放任她们欺负你。这不是你的错,嘉莉。”
    有那么一刹那间,嘉莉真的相信她了。
    直到回到医院,回到那个狭小寥落病房里嘉莉才从苏的那句话中回过神来。汉尼拔·莱克特医生站在床边,看着护工把自己从轮椅上解开再捆到床上。她知道自己在与苏说话时医生就在外面听着,他把她们的对话全部听了进去。
    包括苏说这不是自己的错。
    然而这真的不是她的错吗。
    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可是嘉莉还是动摇了。同样是否定自己的罪过,苏没有轻视她也没有怀疑她,嘉莉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信任与真诚……信任与真诚,从来没有人如此迫切的想要承认她,嘉莉也从来没想到会有人将这样的情绪投射在自己身上。
    等到护工离开后嘉莉几乎是立刻看向莱克特医生,男人走向前,无言地替嘉莉盖好被单,她看着他总是淡然的面庞,奋力地挪了挪手指,碰了碰医生的衣角。
    “医生,我能……”嘉莉结结巴巴地小声问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莱克特医生勾起礼貌的笑容,“你想问我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想对不对,所以她只能求助于他的使者。
    在他的目光之下,嘉莉总是莫名地感到畏惧。这一次也是一样,话到嘴边时嘉莉几乎都要放弃了,可是一想到当时苏的表情,她还是鼓起了勇气,硬着头皮开了口。
    “我想知道……您,您个人是怎么看我的?”嘉莉艰难地问道,“无关上帝,也无关别人……您是否认为我有罪呢?”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没有立刻回答。
    嘉莉忐忑不安地抬起眼,对上了莱克特医生的目光。屋子里毫无声响,但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医生凝视着她的眼神几乎将要发出低低的声音,但她能听到的只有自己血液在身体里翻腾流淌。①
    这样的状态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医生挪开了眼。他的嘴唇先是抿成了一条线,然后开口回答。
    “我认为你有罪。”
    .
    弗莱迪·朗兹是被短讯铃声震醒的。作为一名工作认真的记者,她像其他的同行一样迅速的从睡梦中睁开眼,看了看表,然后意识到这个时间来了讯息只能证明一件事,来了新工作。
    而弗莱迪的工作就是报道凶杀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