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 分卷阅读22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肆意又大胆的揉捏著,眼见他俊眸中的火热越来越浓烈,岑竹抑制不住的轻吟,“唔…不…唔……”
    斐向寒好不容易将她拥在怀中,又岂会在乎她几句不痛不痒的轻叱,正所谓打是情骂是爱,让她骂上几句也是别有一番情调。
    推揉的手无力地抵著他的胸膛,岑竹被他吻的几乎快断气,他百般挑弄,无数的手亦在她身上极尽诱惑,她敏感的娇躯哪堪这样对待,只觉身体从上到下,又酥又麻又痒又难熬。
    她身体被抵在墙上,眼前之人高挺的身躯几乎挡尽她的视线,但他设的结界是令外界无法看入,而她们二人却能清楚听到看到结界外的情形。
    她被吻的气喘嘘嘘之时,亦能听到结界外小贩奋力叫卖,听到过往路人的对谈,听到对面巷子里三姑六婆的口舌是非。
    而她,就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被斐向寒又亲又吻又捏又揉。彷佛随时会被发现,害怕结界突然间溃散,这样又惊又惧的情况,她的私处湿了……
    斐向寒察觉到岑竹已动情,扣住她纤腰的手缓慢的移上她的面容,眉、眼、唇,轻柔的划过,往下至她精致的锁骨,隔著衣衫来到她柔软的酥胸,轻轻的,似有若无的,划过那已然凸起的,娇蕊。
    “啊……”岑竹难耐的嘤咛出声,当她听到自己竟发出这样的呻吟,小脸红的发烧。
    天!在大街上,她竟这麽不知羞的浪叫,怎麽可以,不!
    “不要否认,不要抗拒。你喜欢的……”
    “不…我不…喜欢……”岑竹的手死命的想推拒著,但不一会儿,她的两只小手便被墙上伸出的大手制服。
    “你不喜欢刚刚那样,那这样呢?”斐向寒说著,便弯下腰,隔著衣衫准确找到那处粉嫩,温柔的吸吮。
    “不…别这样……”又麻又酥的感觉让岑竹几乎快要哭出来,她不能沉沦,不能被他这样对待。她想逃离这可怕的快感,但是身体又渴望更多,甚至,可耻的想要他直接撕开她的衣服,唇舌没有阻碍的覆上她的娇蕊。
    “你喜欢的,你爱的,瞧,你的小身子都渴望的颤抖起来……”
    “不…不是,我不渴望,一点也不。”
    斐向寒听了岑竹的话语,并未生气,只是似笑非笑的抬眸望了她一眼,大手依旧温柔的搓揉,薄唇也依然色情的吸吮,左边的吸吮完了换右边的。而当两处的高挺都被他爱过後,斐向寒站直了身躯,退到一步外,欣赏著她胸前两处湿濡印记。
    岑竹著白色衣衫内搭同色亵衣,被斐向寒舔吮後,那两处粉嫩隐隐可见,雪白衣衫中两个粉红色的小凸起令人颇有种色情的暧昧意味,尤其背景是大街边民房的土墙。
    岑竹原本见斐向寒退到一步外,以为他难得良心发现要放了自己,谁知他站在那里望著她,视线却越来越灼热,眸中的欲火亦越来越浓重。她觉得自己此时像是餐桌上等待主人大快朵颐的餐点,全然被动而无助。
    “你快放开我,我吻了你,你该遵守承诺告诉我五十年前的事,而不是将我困在这里。”
    “既然都是五十年前的往事了,晚一点听也无妨。”
    “你……”岑竹快气疯了,怎麽会有人这麽恶劣!怎麽会!她早该知道斐向寒是不可信的混蛋,竟还傻傻的亲他。她真是笨蛋,大笨蛋!“你放不放?!”
    “我找了你这麽久,你当真一点都不感动?”
    “………”
    人非草木,又岂能无情。岑竹扪心自问,面对斐向寒的契而不舍,心里不是没有几分感动的。但感动是一回事,被迫又是另一回事了。“如果你现在放了我,我可能会感动。”
    “那你就会接受我?”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若一直强迫于我,那我们之间便绝无可能。”
    斐向寒苦笑,“所以放了你,不过是赌那一点点的可能?”
    “若你真的爱我,又岂会处处逼迫于我?你说你是真心诚意,那麽,请你拿出诚意来。”
    听岑竹满脸气愤的振振有词,斐向寒忍不住笑道:“小绵羊逼急了跳墙吗?”
    岑竹翻了翻白眼,怒道:“我一直都不是小绵羊!我是修士!”修为不如他,她忍!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她也忍。但这不代表她的能伸能缩就要被斐向寒羞辱成小绵羊。哼!老虎不发威被人当病猫了!
    “是,你是修士,你是我心目中最美丽最可爱的修士。”
    “呃……”岑竹不知如何反应了,当她一脸气怒的对他,他却用一往情深的口吻回答。岑竹看了看墙上禁锢自己的两只大手,示意道:“你先放开我可以吗?”
    斐向寒略犹豫,微点头後,两只大手瞬间消失。
    气氛一时有点僵硬,岑竹低头道:“谢谢。”
    “是我该说谢谢。”
    “谢我什麽?”岑竹心头一震,不敢相信一直对她巧取豪夺的男人竟会说个谢字。
    “谢谢你给我的一点点可能。”
    向来狂妄的眼神染上深情後竟变得如斯温柔,那双深邃的眸子看得她想闪躲,躲开他的目光,却躲开不了他的执著。
    第280章 戒不掉
    不想再面对男人深情的目光,岑竹低下头来,轻声问:“五十年前究竟发生何事?”
    “那时候,我?牲了一只手将你自禁制下抢救,但禁制毕竟是千万年前仙魔所留,岂是如此简单。眼看禁制将淹没众人,神剑光芒一闪,白光刺的我几乎张不开眼,但在那片激光中,你师父他们叫著你的名字,便消失无?”
    “什麽?消失无?”
    “也许是神剑用什麽秘法启发了某个巨型传送阵,也许是其它原因。那时的情况太紧急也太慌乱,我甚至能记得你倒下时脆弱的容颜,但在那阵白光之後,我孤身醒在一个陌生的国度。”
    “白光之後,所有人都分散了?”五十年,那一阵白光让她失去五十年?岑竹相信斐向寒没有必要骗她,这就是五十年前她昏倒後发生的事。
    莫非傲雪神剑施法保住所有人,而每人皆受不同程度的伤,甚至随机传送到各个地方?
    大家都还活著吗?都活在不同的角落?但为什麽她与孟极之间的契约感应不到?为什麽她的卷轴法宝没有伴在她身边?
    这一切仍是一团谜!
    “我不知道是不是都分散了,其它人我并不在乎,我只知道你与我再次分离,所以当我伤好之後,跑遍各个大陆,只为了寻你踪影。好不容易,今天终於寻到你。”
    “你……何苦呢?”埋怨一点一点的消融,感动一点一点的积累。这男人,虽然是这麽恶名昭彰,但待自己是真心的吧?!若非真放在心上,为何又会倾尽一切的寻她?
    “不苦,我一点都不苦。”若她能将他放在心里,他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