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 分卷阅读22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拨弄个几下,斐向寒退出手指,将高胀的物事自她身後狠狠推送。
    「啊……啊……」突然的後体位进入令她措手不及,细嫩处迎来粗大的铁杵,那刺激令她忍不住张嘴呻吟。
    而她的小嘴仍被男人含吮著,因小嘴微张而吞咽不及的银丝就自她唇角边暧昧流淌成浑然天成的淫靡画面。
    上下的小嘴被男人同时攻击著,进出著,而男人的舌头彷佛故意跟他肉棒呼应一般,所有进出都一致。
    真坏呀!岑竹心里想著,但却又无法否认她竟然喜欢斐向寒这样的坏。当情欲的开关被开启之後,她半推半就的享受著,迎合著,甚至纤腰也因为这浪潮而微微摆动著。
    斐向寒的大手忙极,一边揉捏著丰满,另一边寻到她花穴前那珠核,又揉又按,薄唇亦不忘吸吮,巨物不停往前抽送,岑竹在这多番攻击之下,身子越来越软,两手甚至快握不住椅背。
    斐向寒见状,邪邪一笑,幻化出无数的无形手将她牢牢撑住。
    岑竹感觉到身上多了无数大手同时抚弄,瞠开大眼呜呜抗议著,她当然知道是斐坏蛋使的法术,但那些手真的太坏了,弄得她腿间湿漉漉地。
    「不喜欢?」斐向寒明知故问。
    「太…啊…太…刺激……」
    斐向寒坏笑,无形手的动作越发大胆,甚至他再恶劣的化出无形唇舌,配合著身下挺进,一下下的吸吮著她身体各敏感处。包含细嫩耳垂,雪白上的两朵樱蕊,还有蜜穴前方正被他手指玩弄的珠核。
    ☆、(10鲜币)284 仙缘大陆
    珠核目前已让幻化的唇舌侍候,他将岑竹转换方向,让她正面对著他。抱著她来到墙边,让她雪白的背抵著冰冷石墙,让她感受身前火热,身後冰凉的两极。
    「你…啊……又……」岑竹本想问男人又要搞什麽花样,但此时她的珠核被无形唇含到高潮,全身轻颤到话都说不全。
    她的花穴因为高潮而激烈收缩,被包裹住的斐向寒也因此享受著欲死快感,他忍不住轻哼,「你这妖女…噢…太会吸了……是不是想要哥哥射在最深处,噢噢,太色的小穴了…」
    「不…才…不…是……」明明是斐向寒那样弄自己,她才忍不住又泄身,怎麽说她小穴色,太过份了。
    「这麽色…的小穴,哥哥非把你干到晕…」
    「不要…啊…不…要…说这麽…下流的…话……」
    「哥哥若不下流,小妖女哪能这麽浪呢?」
    「噢…啊…唔…啊……」
    交合处淫靡的肉体拍打声和著女人的呻吟与男人的粗喘,这样的情景别说看,就是光听一会儿就足够销魂。
    斐向寒又抽送了几百下,半弓著腰,把浓浊的精液都贯入岑竹体内最深处。
    「啊…好多…好烫……」当那股灼热的体液狠狠射入她体内时,她不受控制的痉挛,感受这情欲电流再次贯穿她体内,让她的身心同时飘飘然,欲死欲仙。
    岑竹彻底软倒在墙上,本想著已经泄精的斐向寒终於能够放过她,却没料到不过几息,男人仍插在她体内的肉棒竟再次变大变硬。
    岑竹瞪大双眼,几乎不敢置信道:「你怎麽又……」
    「才开始而已呢!不会天真的以为哥哥这麽快就会放过你吧?」
    岑竹脑袋一片空白了,她的身体哪能再承受更多。才因斐向寒射精出的浓浊而高潮的身躯仍背靠著墙轻轻颤抖著,男人竟将拖著她臀部的手改由幻化的大掌代替,他自己的手指竟移到她的菊门,接著伸入一指……
    「不!不要……」怎麽可以,他怎麽可以碰触自己的後庭。
    「小妖女嘴里说不要,那两个小穴怎麽同时缩这麽紧,啜紧紧的不放肉棒跟手指呢?」
    「啊……不…不是…这样的…」岑竹极力忍耐这双重攻击所带来的刺激,但她声音明显颤抖。
    斐向寒却不管岑竹的抗议,他深深一挺,几乎要将岑竹的背钉入石墙般狠厉,插在娇嫩菊穴的手指同时亦大力抽送著。
    「啊…太深…了…都…顶到…子宫了…不…我…要坏…了…」太过激烈的磨擦,唔唔,要被插坏了啊啊啊!!!
    「噢…小妖女要被哥哥干坏了吗?不够,还不够。还可以再深一点。」
    如狂风暴雨般巨大汹涌的快感不断疯狂袭来,岑竹几乎难以再承受更多,她雪白的肌肤此刻已布满粉红,香汗淋漓搭配著她小脸上的潮红,简直能逼疯圣人。
    「不要了…斐向寒…我…不行…了…」岑竹不断摇著头,迷人的双眸里盈盈水光闪烁其中。
    「小妖女,你体力还得再练练。」配合著他的话,他的肉棒狠狠刺入她的花心,每一次的撞击都直击到她花穴中的最深处。
    岑竹难忍地尖叫求饶,「不要…太…重…了……」再没半分力量做出任何抗拒动作,她只能不断承受著他狂猛的撞击。
    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淫欲的旋律在石室内悠扬传送。
    仙缘大陆上,数名风格各异的俊美男子坐在酒楼上,执著酒杯默默叹气。
    「都五十多年了,宝贝儿不知道如何?」男人清矍的俊颜满是担忧,原本张扬锐利的面容因思念而柔和不少。
    「师兄之前不是到东海之滨打探消息,仍是一无所获吗?」另一名俊美男子身著紫色道服,冰山似的容颜此时凭添愁苦。
    「若有消息宇文兄面容怎岂会这般愁苦?」白色道袍男子苦笑,俊朗容颜因为遍寻佳人不著而略为憔悴。
    酒楼角落,倚著窗台的蓝衣俊秀男子双手捧著酒杯,对著窗外蓝天叹气。
    「师弟怎麽还没来?莫不是有竹儿消息?」秦靖凤眼中闪过一道名曰希望的光,话中的强烈希冀在场众人都听得出来。
    轩辕彻等人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也同抱著希望,哪怕希望极微小,总好过无任何期盼。
    「对不起,我来迟了。」
    一身紫袍,气质温雅出尘的俊美男子缓缓步入二楼云字包厢,墨黑如漆的温润眼神里有著隐藏不住的急切。
    「师兄、道友,有寻到小竹的下落吗?」陌青梓甚至未落座,就连忙问道。
    众人脸色皆变,本来怀抱著一丝希望,现在希望又再次破灭。好一阵沉默後,宇文修才叹气道:「师弟亦未探访到消息?」
    陌青梓见众人神色,已知过去一年的查访皆无岑竹消息。他不由黯然道:「这一年,我几乎踏遍仙落城及周边小镇,却仍旧没有小竹的下落。」
    自五十多年前,仙境禁制崩坍後,他们五人就被禁制卷到陌生大陆。後来经打听後方知,原来此地名为『仙缘大陆』,乃仙境中最大的机缘。
    仙缘大陆的灵气浓度较灵州大陆更为浓郁数倍,因此在此地修仙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