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 分卷阅读2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莫大好处。因而此大陆修为普遍较天极、灵州更高,结丹以上修士在仙缘大陆并不算特别突出。
    在被卷入这陌生世界里,秦靖等人分别被打散在三地。他们在清醒的第一时间先是疯狂寻找岑竹下落,在边寻岑竹的同时,分散三地的人在四十年前第一次团聚一处。
    此後便约定,每年的同一时间,在四十年前相聚的酒楼集合,汇报寻佳人的结果。
    从第一次众人团聚到现在,都过了四十年了,每一期盼,每一年落空。但他们仍旧不放弃希望,仍然积极的寻找。
    ☆、(11鲜币)285 神女有心
    「竹儿至今仍下落不明,我想极有可能她仍在灵州大陆。」一思及此可能,秦靖冰冷的面容瞬间变得灰败惨白。这应该是最差的结果!
    「如果真是如此,我们岂不是再也见不到她?」楚天云低头喃喃自语,尽管他声音不大,但在场皆是高阶修士,他的话无不听得一清二楚。
    是啊!若岑竹仍在灵州大陆,那麽相见机率实在太渺茫了。且不说两大陆间唯一入口只有『仙境』。仙境的禁制崩坍後,能不能重新开启已是一大问题,再者,即便仙境重开,自仙境来到仙缘大陆的机率实在少之又少。不少仙缘大陆的居民甚至一生都不知道此大陆之外尚有两块大陆的存在。
    这种情形下,若岑竹仍在灵州大陆,他们该如何与她相见。难道一生一世再无相见的可能?!
    一想到那心上之人再也无法与之重逢,众人心顿时如撕裂般疼痛。
    秦靖握著酒杯的手不自觉的用力,白玉酒杯哪堪高阶修士心绪震盪时的轻轻一握,瞬间杯子化为粉沫。
    楚天云思及再无法见岑竹,俊秀容颜忽地惨白,双脚更是一软,倚著窗台几乎站立不住。他怔怔的开口,声音微微颤抖,「这可能性不高,对吧?!」
    这样的想像实在太可怕,他们任谁都无法承受这种可能性。
    轩辕彻声音沙哑的附和道:「我们五人都从仙境被带到这里,没道理她一人留在灵州大陆。」
    「大家别瞎猜自己吓自己。总之,继续寻找下去就是了。」宇文修刀削般的俊颜,充满阳刚正气,炯炯双眸带著坚定,这种时候无谓的猜想并没有益处。
    他们不知此时纠结的心上人亦在灵州大陆苦苦寻觅,正所谓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情字自古最是愁人。
    「你要寻到什麽时候才愿意放弃?」斐向寒坐在茶馆,低沉的嗓音除了薄怒外,还带了点无可奈何的宠溺。
    「我为什麽要放弃?」岑竹两手把玩著手上的翠绿茶杯,看著斐向寒,秀眉微蹙,眉间轻染几分忧愁。
    「你都寻了多久也没有半分他们的消息。或许他们五十多年前就已在仙境陨殁,你这样无头苍蝇般的瞎找只是浪费你的时间罢了。」斐向寒打击情敌向来无所不用其极。
    「不!师父他们修为比我高,经验又比我丰富。没道理我能逃过一劫,他们却不行。他们一定还活在某个地方!」岑竹起先微蹙眉头,但越说越是坚定。她在说服斐向寒的同时,也说服了自己。
    对!师尊们一定没事的,孟极和阳也绝对不会有事。毕竟孟极与她有著契约存在,虽然目前契约被某样不知名物事挡住,但她仍能感觉到灵兽生命力的存在。他们肯定都没事的。
    斐向寒摇摇头,「真是固执。」
    他知道秦靖等人对岑竹的重要,但身为岑竹男人,不对,是岑竹身为他的女人,他自然很不愿意自己女人为了别的男人奔波寻觅。但他仍处於女人口中的『观察期』,不要过度干涉女人的意见方为上策。
    反正目前看来,寻到人的机率并不高。也许上天老早把那几个男人收走,他何必为了已不存在的威胁破坏两人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
    更何况,自前几日两人鱼水之欢後,岑竹因为欢爱太过正微微抗拒他的亲近,这种时候还是顺著她较好。
    否则等了一年多好不容易得来的美好,要是又被禁止亲近,那他的兄弟不就又要再渴上许久?
    这种销魂滋味一旦嚐过要被岑竹单方面强迫收走的话,他一定会因为欲求不满而死。
    「接下来打算去哪里找?」
    「仙境。」岑竹坚定道。她总觉得仙境似乎有些什麽值得探究。
    「仙境都封闭了,也未到开启时间,你去那里如何找?」斐向寒俊眸直直望著岑竹,眼中露出疑问。
    岑竹犹豫了一下,她明知那里可能搜不到什麽蛛丝马迹,却依旧想凭著自己第六感往仙境而去。就让她小小任性吧!「总之先去那附近看看有何线索,也许仙境会提前开启也不一定。」
    「陪你去就是了。」无奈说著,斐向寒单手将她揽在自己身侧,大手轻轻抚摸著岑竹纤细腰肢。
    「大庭广众你别这样……」岑竹不自在的扭了扭,想远离斐向寒的魔手。
    「那我们去房间,你再好好让我抱个够。」斐向寒俊眸涌动著明显的情欲,他发觉自己永远要不够这女人。本来只是想将她轻揽著,但才碰上她柔软腰肢,心底就忍不住浮想翩翩。
    岑竹翻了翻白眼,明知道他的企图还跟他去房间,岂不送羊入虎口,她又不是傻子。「我要去买些空白符纸,你若有事可以不用陪我。」
    未免打草惊蛇,斐向寒暂且顺著岑竹道:「除了陪你,哪里会有什麽事?」
    唉!这女人当真越来越难搞了,但谁叫他就认定她一人,其他女修就算贴上来他也只会视而不见。
    两人在茶馆二楼聊著,由於是临时起意来此,雅致包箱早已客满。岑竹想著两人并未谈什麽特别事,在二楼这人来人往处也有助打探消息,也就坐在二楼厅中其中一角。
    这时,两名衣著华丽的女修自一楼缓步而上。
    两人服饰皆一身粉红,俱在衣襟处绣了朵桃花。看来是某门派的道服。
    原本岑竹只是随意一眼并未做停留,但两名女修目光灼灼的盯著斐向寒俊颜,那企图之明显不由让岑竹心里暗笑。
    啊啊!美男子果然到处招风引蝶啊?!纵然斐向寒目不斜视,只望著她。但禁不住神女有心哪。
    果然,那两名女修低语两声後便携手而来,伴随著香风阵阵,二楼男修不少都被两人迷花了眼。
    客观来说,身材较高挑的女修面容较之娇小者更胜一畴,但娇小女修身材倒是颇为玲珑,也吸引不少男修眼球。
    本来这路人甲、路人乙就是美胜天仙也不关她的事,但她们欣赏之馀还走到斐向寒身前,一脸媚笑就挺惹人厌了。
    高挑女修娇声道:「这位前辈打扰了,不知道……」
    话未说完,斐向寒已不耐烦打断道:「滚!」
    ☆、(10鲜币)286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