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强强] - 分节阅读_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阵清风荡起表妹的丝丝长发。盖志辉微眯着眼睛看痴了,原来真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烟之说。
    他刚想紧随表妹的脚步,就被含着冰碴的声音给喊了回来:“咳,傻看什么?快扶我下来!”
    只见傅帅在马背上懒懒地伸出了手掌,一副“你不扶我,我就不下马”的贱样。
    盖志辉恶狠狠地剜了姓傅的一眼,不情愿地伸出自己的手去扶亲亲战友。
    傅帅也够物尽其用的,下马时假装失足,直往小盖的怀里钻。
    “辉,你的胸膛真结实,我好有安全感。”傅帅捏着嗓子撒娇,不等盖志辉反应过来,又接着说到,“我妹妹刚才没跟你来这段,你是不是特失望啊?“
    盖志辉把他扒拉到一边,也不尴尬,只是微微撇一下嘴角。他何尝不知自己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傅家的大树不时人人都能乘兴纳凉的。但是如果能跟小表妹露水一场,沾点暧昧的擦边球也蛮不错的。起码以后可以跟未来的老婆,忧郁地讲述自己与富家千金遗憾收场的爱情故事。
    女的都特别好这口,仿佛男友的前任更能映衬出自己的身价高低似的,自己被姓傅的占尽便宜,还不准自己拿他妹子镀镀金粉啊!
    姓傅的那种天之骄子,上哪知道这么变态的镀金方法!只当作盖志辉被表妹迷得神魂颠倒,一时间心里不知琢磨着什么。
    进了屋子就是一个明亮的大厅,傅家人把花圃与客厅合二为一,在四面的落地窗户被十多盆巨大的盆景掩去了大半,置身其中仿佛来到了小型的热带雨林之中,连呼吸都略带潮气。
    “这些植物都是我妈的宝贝疙瘩,她老人家平时忙,没时间照料,就全集中在这山上有专人料理。我妈说看着这些宝贝儿们爱下饭,基本吃饭就在这个大厅。”傅帅坐到了沙发上,懒洋洋地跟盖志辉解释着。
    “快来吃饭啊!”这时舒畅表妹娇滴滴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三个人坐在绿丛包围的原木餐桌边,开始享有表妹精心烹制的美味佳肴。因为在部队养成的习惯,小盖一般吃饭的速度是极快的,否则十多个大小伙子围在一个桌子上,仿如飓风过境一般,片刻功夫连渣都不会剩下。
    可是美女当前,小盖吃得那叫一个斯文,俩个眼睛不停在海参与表妹之间穿梭。
    舒畅小妹妹一看也不是省油的灯,眼波流转地不停地瞟着盖哥哥,欲语还休的火候拿捏十足。
    而傅帅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二人,将入口的鸡脆骨咬得嘎嘣山响。
    天色将晚,三个居心叵测的男女食不知味地吃完了这顿乡村晚宴后就要各自归寝休息了。在吃饭后水果的功夫,小盖趁傅帅去洗手的功夫,对表妹说:“这山上的夜景一定很特别,我一会想去四周走走,消消食,你想不想去啊?”
    表妹抿嘴一乐:“好啊,散散步正好减肥。”
    “好!一会咱俩在大厅集合啊……对了,你别跟你哥说,不然他肯定也要跟去,我还想跟你说说你哥在军中的糗事呢!特好笑!”
    表妹的笑意更深了,闪着一双大眼睛点了点头。
    进了傅帅给他安排的房间,盖志辉迅速拉开自己的旅行包,取出牙膏牙刷闪进卫生间去刷牙。
    等进了卫生间才发现洗漱用品一应俱全。小盖刷完牙后,又拿起架子上的一瓶香水朝衣服上掸一掸。
    等口中没有什么异味了,盖志辉看了看镜中的精神的小伙子,一打响指,——出发!
    此时,时钟已经指向九点了,大厅里空无一人。可能是怕进小贼,四周的门窗关的很严实。
    盖志辉觉得有些热,边做在沙发上耐心地等待。
    黑暗中四周的树丛影影绰绰的,好似一群魍魉在虎视眈眈。盖志辉琢磨着一会跟表妹是走迂回路线,还是看准时机单刀直入。
    思来想去,眼皮越发沉重。身子仿佛陷入到淤泥里。粘稠的泥浆顺着鼻孔开始往里灌,让人窒息的喘不过气来。
    突然条小鱼透过淤泥钻到了自己嘴里,带来了一股透气的清凉。
    他如获至宝,拼命地张大了嘴巴,任凭鱼儿来回的翻腾。
    终于他睁开了粘腻的双眼。忽然发现有个人趴在了自己的脸上。仔细辨认一下,原来是傅帅。
    操!盖志辉动了动酸麻的胳膊,一拳挥了过去。
    旁边的舒畅惊叫一声:“哥!”
    盖志辉蒙住了,这傅帅胆子太大了,怎么敢当着妹妹的面耍流氓呢?
    “我哥好心帮你人工呼吸,你这人怎么恩将仇报啊!”
    人工呼吸?怎么回事?
    原来大厅里摆满了植物,白天还好些,可到了晚上封闭的屋子里都是潮湿的二氧化碳,呆在其中,很容易缺氧中毒。山上的人都知道,一般晚上谁也不去大厅。
    只有盖志辉这个急色猴往毒气房里钻,结果晕过去了都不知道。
    幸好,傅帅去找小盖扑了个空。在大厅里发现了晕倒的盖志辉,情急之下,傅帅捡起桌上烟灰缸把一扇窗玻璃打个粉碎。
    巨大的响声把一屋子人都惊醒了。
    看着一边脸发青的傅帅,盖志辉有些讪讪的,含糊着说不出自己为什么来大厅的原因。尤其是看到表妹穿着睡衣刚刚睡醒的慵懒模样更是心中暗自发恨!自己整个被人涮了!
    等他被傅帅扶进了自己的房间,混沌的大脑总算有点开窍了。
    “傅帅,人工呼吸需要上舌头吗?”
    傅帅没吭声,转身把房门关上,再把锁头拧上,然后笑得渗人!
    “人工呼吸的方法有很多,上下都是要疏通的,今天,我就来示范一下全套吧!”
    作者有话要说: 电脑坏掉 此章在网吧创作完成 二手烟雾中 偶有点那个成仙的意思。
    十一
    屋子里光线昏暗,只有傅帅的俩个眼珠子冒着发亮的光儿。
    盖志辉暗叫不好,可脱氧的嗓子也只能沙哑地说:‘你……你敢!”
    话还没落地,小盖就深深地懊悔起来。这时候说“你敢?”就好比大姑娘露着胸 脯,光着腚子喊“不要!”
    这不是明摆着勾搭男人嘛!
    叫个热血老爷们都得竖起旗杆子证明一下自己的亚洲雄风。这次傅帅没有张口说话,一个利落的动作就把盖志辉按在了床上。
    黑暗让身体的其他器官变得敏感起来,压在身上的人有着一双螃蟹钳一样的爪子,将自己一层层地剥落干净。
    突然,傅帅顿住了,用鼻子在盖志辉的脖颈见仔细地嗅了嗅:“crave?味道可够撩人的啊!”
    盖志辉早忘了自己在卫生间里猛喷香水的那档子事了,只当傅帅又用言语调戏自己。
    接下了,傅帅冷笑一声:“你对我表妹没按好心啊!要是没晕过去,你是不是打算这样啊?”
    说着傅帅将手放在了盖志辉的胸前,揪起一颗“巧克力豆”就开始揉搓上了。没等小盖叫出来,大手又游移到了内裤的里面,也不知抠弄着什么。
    “是不是还打算这样啊!”
    盖志辉瞪圆了眼睛,攒足了力气替自己洗刷清白:“操你妈!谁跟你似的,爱抠屁 眼!”
    傅帅本来是带着气的,可听了盖志辉这么缺魂的回答,忽然扑哧一下乐了。
    “不是这样啊?那换一种试试!”
    盖志辉哪里肯让他再摸下去,攒足了力气想要反扑。可是一直笑吟吟的傅帅抽冷子又朝他肚子狠狠地击了一拳。
    痛苦的呻吟声被傅帅一点不露地堵在了唇齿之间,屋子里只有大时钟的嘀嗒声与男人粗野的喘息声,过了片刻是床垫被猛烈摇晃的嘎吱和喉咙间滚动的呻吟……
    以前盖志辉从没觉得妇女的地位脆弱过。
    天生的弱者啊,走夜路的时候得警惕着午夜色魔,在办公室时得防范着男同事的性骚扰,最恶心的莫过于被自熟人的强 奸了!到时候人家无辜的一眨眼睛:“我以为你是自愿的。”操,你又能怎样?
    现在盖志辉终于发现自己比妇女的地位更脆弱了。
    面对这□裸的职场性骚扰自己哭诉无门,最后月黑风高夜,终于他妈被奸了!
    当被捅了了后门的那一刻,盖志辉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拿出了平时上大号的劲头,憋足了劲儿想绞断探进来的那物件。
    可惜遇到的是傅帅,玩臭后门子那叫一个娴熟。捏住高志辉的软软的那截,贴着高志辉耳边说:“你要是敢夹掉我半点皮儿,我都把你这根拧下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