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强强] - 分节阅读_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果然一进大门,只见一干巴老头子拿着扫把满地追一个小伙子。
    那小伙子看起来挺壮实的,跑起来却有点一瘸一拐。
    “老高头!人家部队的干部来家访了,你却要这个时候训儿子,要命哦!”
    那老头一看穿着军装的盖志辉,立刻慌神了,扔下扫把过来迎接。
    又回身对那个躲到院子角落里的男孩招了招手说:“还不快过来!你个丧门星!”
    盖志辉皱着眉头打量那个男孩,他一直低垂着头,估计是被外人看见自己被老子大的惨样,有些磨不开面子,一直用手扣自己的裤线。
    手背上的那点红痣也一晃一晃的。
    盖志辉死死盯住那个异常眼熟的红痣,心里不知翻腾着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一个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今天家访任务结束了吗?”
    盖志辉回头一看,傅帅挂着一脸的邪门歪道,踱了进来。
    十三
    盖同志现在看见他,括约肌就隐隐作痛。
    而那个耷拉着脑袋的小子,猛一看见傅帅也是眼睛直冒红光。不过大概是被姓傅的那个妖孽威胁了一番,咬了半天的牙也没有发作。
    盖志辉更加确定那小子的身份了,看来就是昨晚上练擀面杖的那位。
    自己点了一把大火后,就拍屁股走人了,也不知道效果如何。现在看孩子胳膊腿齐全的在这站着,自己也算是做了件功德事。
    想到着不由得眉头舒展,瞧都不瞧姓傅的,低头看了看名单,那个小孩叫高晓宝。
    接下来就是按程序办事了。
    “你叫高晓宝?”
    那位抬头看了看盖志辉,又开始低头扣裤线。
    当老子的着急了,一抬脚狠踹了一下晓宝的屁股:“你倒是放个屁啊!”
    眼瞅着晓宝的脸一下子没了血色,在额头处迅速覆上了一层冷汗。盖同志估摸着是老爹正踹到伤口上了,就昨天晚上那架势,估计孩子伤得不轻。
    条件反射的,自己的屁股也跟着一阵抽痛。
    “喂,你这个同志怎么能这么教育孩子呢?我跟你说,父母的情况也是在我们接兵的考量之中的。”
    高老爹一听,本来就不高的身子又立刻矮了半截。
    “解……解放军同志,是我不好,不会教育孩子,我家晓宝就是脾气倔点,可在乡里头那是出了名的好孩子,不信……不信你问问村主任!”
    说完紧冲旁边的村干部作揖挤眼色。
    估计是晓宝看见自己的爹在那急成一团,心里不大好受。翻着眼角说“我是高晓宝!”
    “你是自愿当兵的吗?”
    高晓宝老半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恩”,怎么看也不像是准备投身到祖国的国防事业中去的热血青年。
    盖志辉把本一合准备打道回府,如果本人不是自愿的话,那再问别的也是没用了,这个高晓宝肯定是要被刷下来了。
    高老头一看盖志辉要走,慌神了,立刻拉住了他的手说:“同志,你怎么这样就要走了,还没吃饭呢!”
    傅帅笑吟吟地说:“这位老乡,我们要回去开个研讨会,时间来不及了,就不耽搁了。不然我们首长发起脾气来是很吓人的。”
    作为农民听到首长这样的字眼是诚惶诚恐的,自然是一路唯唯诺诺地将决定自己儿子命运的干部们送出大门。
    到了大门外,趁盖志辉落在了后面,高老头从怀里掏出皱巴巴的钱就往高志辉怀里塞。
    盖志辉拿眼睛一划拉,估算着大概也就200元钱吧。
    这老头一看也是没办过什么场面上的事儿,连把钱用纸包一下都不懂。这送礼哪有不背着人的,前面的人回一下头,就能把后面的人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这高晓宝既然没有参军的可能,盖志辉哪能因为这区区二百元钱,当着众人的面儿犯素质错误呢?
    翻捡出清正廉洁的嘴脸,高志辉一把将钱扔在了地上,厉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前面的人听了盖志辉的高声呵斥,也纷纷回头。那高老头立刻手足无措,宛若犯错的孩童一般。布满了皱纹的眼皮微微颤抖,好似马上就要淌出浑浊的热泪。
    盖志辉心中立时涌起了不忍。
    这高老头跟自己的爹真像!一样的爆脾气,一样的望子成龙心切。
    像老高家这样的破落户,儿子能参军简直是鲤鱼跳龙门,可现在老头满心的希望就好像那皱巴巴的钞票一样跌落一地。
    一旁的高晓宝这时蹲下了身子,捡起了10元20元的票子,狠狠地瞪了盖志辉他们一眼,拉着自己的爹准备进院子。
    高老头反手狠狠地抽了自己儿子一个大嘴巴:“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争取到参军的名额容易吗!老子的脸全让你丢尽了!”嘴里骂着儿子,可自己却是老泪纵横。
    那个晓宝这次没躲,硬挺挺地挨着一下又一下的巴掌。
    回来的路上,村干部叹着气对盖志辉说:“那个老高头早年死了老婆,就这么拉扯着一个儿子过了10多年。儿子不是读书的料,偏偏老头心气高,不想让儿子当农民。当初为了争取这个名额,村里的头头脑脑全都求遍了。也不知今天抽什么风,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样训儿子,结果到手的机会都泡汤了……”
    村干部不知道,盖志辉却猜得八九不离十。那个晓宝砸了傅家的车,那个傅家的鬃毛男能轻饶他吗?赔钱是肯定的了,估计一个车玻璃就够他们家喝一壶的了!
    这么想来,最可恨的就是姓傅的一家,甭管男的女的,都是人中的渣滓,禽兽中的畜生!
    到了村口,跟村干部告别之后,那个一路带笑的扁毛畜生凑将了过来:“工作上的事儿要是完了,咱们解决一下私人的事儿吧!”
    盖志辉看了看四周没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冷冷地说:“傅帅!你要是敢碰我半根毫毛,信不信我叫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傅帅吓得一哆嗦,害怕地说:“你要杀我灭口?要可坏菜了!”
    在姓傅的面前,盖志辉从没占过上风,此刻终于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优越感了。
    傅帅捏着自己的脖领子接着说:“现在警察正在我们家那等你录口供呢,你现在杀了我算不算畏罪潜逃啊?”
    盖志辉冷笑一声:‘警察?莫不是来查非法拘禁和□的?”
    傅帅眨巴着一双浓眉大眼在那装纯洁:“我们家昨晚着了一场大火,半个山头都烧没了。消防队来过后说是有人故意纵火,由于损失惨重,刑侦大队已经立案侦查了,怎么样?傅同志,回去协助调查一下吧?”
    盖志辉不相信,自己明明烧的只是一个小柴草垛,而且点着了立刻喊了人,怎么可能烧了半个山头呢?
    可当他半信半疑地跟傅帅回到了山上,半山腰就看见了别墅的残垣断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