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强强] - 分节阅读_3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跟傅帅在一起,不用玩“你猜我为什么生气”的游戏,不用像哄女人那么小心翼翼,不用掩饰自己独自一人从农村开到大城市的彷徨无助。甚至在自己被人匿名下绊子的时候,傅帅能挺身而出一力承当。这是任何城市里的娇娇女们都无法做到的。
    这么一路想下去,盖志辉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傅帅的好,有个交往一年的女朋友,似乎也不是那么的不能原谅了。
    可是,现在高晓宝却对自己说,傅帅是个恶心变态的人渣!
    就算这话自己在心里骂了千遍万遍,但从别人的嘴里出来,怎么那么刺耳难听呢!
    “啪”的一声,盖志辉重重地放下酒盅,沉着脸说:“别说了!”
    高晓宝一愣,然后脸色一变。
    盖志辉招呼老板结账后,就先起身走出了小饭馆。
    高晓宝跟在他身后走了好久。盖志辉深深地后悔找晓宝喝酒,此时两人之间的气氛又那么让人不舒服。他恨不得立刻回到军营,跟身后那位分道扬镳。
    于是特意抄起了近道。经过一道挨着大地的羊肠小道时,晓宝已经压抑不住满腔的愤怒:“你还是男人吗?居然真的喜欢傅帅?喜欢那个人渣?”
    盖同志像被火燎了脚后跟似的,跳着回身吼道;“你他妈闭嘴,我不是你们这帮同性恋!”
    高晓宝跳得比他还高;“你不是?那你就是贱!被男人操上瘾了!怎么姓傅的甩了你就找上我来了,是不是指望我干你啊!行,我就当义务奉献了,帮你的骚屁股止止渴!”
    说完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着盖志辉就亲了一口热乎的。
    盖志辉是真翻儿了!小逼崽子还长能耐了?于是猛的一甩就将高晓宝撂倒在地。
    晓宝不愧是他们村那的小流氓,打起架来其实也不含糊。一时间两人扭到了一起。
    盖志辉骑在晓宝的背上,照着孩子的脸就挥了过去。
    晓宝本来也抡着拳头往上招呼,可眼角却扫到了盖志辉的身后。
    “哥,你别打了我。我让你在上面还不行吗?你一会轻点,没带润滑剂,疼!”
    盖同志的频道有些紊乱,心里还琢磨着,他妈打架还用润滑剂?四川人够讲究的啊!用浇点朝天椒不?
    这时自己的脖领子忽然被人大力握住,然后整个人都被带飞起来,狼狈地摔倒了大地里。
    盖志辉被摔得七荤八素,挣扎着爬起来一看:操了,傅帅铁青着脸站在了月光之下。
    作者有话要说: 咩!``努力敲敲敲~~~~
    49
    本来应在千里之外的人,却突然出现在了眼前,着实让小盖一愣。
    但身上传来的疼痛却让他更加愤怒。这不是盖志辉想象中的重逢!
    按理说,应该是他抬头挺胸对姓傅的弃如敝履。傅帅照样的嬉皮笑脸,死缠烂打。虽然打死他都会不承认,但是被傅帅哄的滋味的确不错。
    可现在你看看,他妈全乱套了!傅帅那派头,横得跟抓着媳妇在炕头上跟汉子偷奸似的。自己倒成了理亏的了,心里的憋屈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傅帅看盖志辉爬起来了,就瞪着眼,冲着小盖晃了半天手指头,想说什么,又全憋了回去,转身把晓宝拉了起来,举起拳头就打,晓宝都没招架的余地,像个破布口袋似的来回甩着身子。
    盖志辉尝过傅帅的拳头,那滋味不是光用疼来形容的。后来俩人在闲谈时说到,傅公子打小都是上句说惯了的主儿,却挨了盖志辉一嘴巴,那刺激甭提多大了!于是发狠的拜师学艺,甚至通过了柔道黑带九段。
    不过现在他现在的招式可看不出什么章法,就是往死里打人。自己挨一拳头,半天都缓不过来,晓宝一个半大孩子哪受得了啊
    盖志辉连忙上去使劲抱住了傅帅,又冲高晓宝喊到:“你快跑!”
    话音刚落,他就觉得自己怀里的身子僵得跟浇了水泥似的。傅帅拧过脖子来瞪着盖志辉,用特温柔的眼神说:“你撒手。”
    盖志辉咽了口吐沫,避开傅帅的眼神,冲还杵在那淌着两管鼻血的晓宝嚷道“你他妈怎么还不走!”
    晓宝估计也是衡量到敌我力量太悬殊,于是冲着傅帅身上吐了口吐沫,转身撒丫子就跑。
    傅帅哪受得了这气?暴喝一声,又开始使劲甩身上的狗皮膏药。盖志辉被甩得风中凌乱,心里都骂遍高晓宝的八辈祖宗,怎么生出这个玩意?天生一纵火犯!
    可他知道自己要是一撒手,依着傅帅的性子,指不定出什么乱子呢!等高晓宝一溜烟跑得没影儿了,傅帅好像也冷静点,他又说了几遍撒手。
    盖志辉的俩胳膊其实都麻了,但还坚持着跟傅帅讨价还价。
    “我要是撒手了,你能冷静点好好跟我说话不?”
    傅帅笑了:“我一向都是跟你好好说话的,你不放手准备抱到天亮吗?”
    小盖同志慢慢撒开手,又从兜子里掏出纸巾,讨好地擦了擦傅帅身上的吐沫星子。
    傅帅也不说话,就拿眼珠子盯住盖志辉,俩人玩儿了一会眼神交流。
    小盖先败下阵来,转身准备往回走,没走几步就被傅帅一把拉住。、
    “干嘛?再不回去,可赶不上点名了!”
    “那就别回去了,跟我走。”
    “走?上哪去?你女朋友跟来没?我要回去了,别耽误了你们搞对象!”说着说着,盖志辉的底气慢慢上来了,是啊,凭什么自己诚惶诚恐的?
    傅帅抬起手来,用手背磨蹭着盖志辉气鼓鼓的脸说:“你吃醋了?”
    盖志辉本来想说“没”,但偏又不知道拿什么话反驳,于是腮帮子更鼓了。
    傅帅扳着他的脸,鼻尖对鼻尖轻声地说:“这么你就受不了了?那你想过我没有?我看着你跟王文竹在一起时是什么心情?盖志辉,你是我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吃醋?”
    盖志辉受不了了,他不想跟傅帅说话,因为傅帅说的是实话,伤人的实话。他只想马上会到兵营,换上军装,等待点名,再跟战友们一起看看nba的联赛,那才是他正常的生活。
    可傅帅却不肯撒手:“你别躲,盖志辉我告诉你,我傅帅从小到大,吃什么都不吃亏,但跟你,我真是从来没有过的讲理,可你呢!先是跟我大谈结婚生孩子,临了又跟那个姓高的滚大地玩儿,所以你也给我公平点,严格要求我,就先弄好你自己。”
    盖志辉干脆跳脚了:“我就不讲理怎么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傅帅笑了,雪白的牙齿跟天上的新月一样皎洁。
    能怎么样?
    当盖志辉汗水淋漓地趴伏在柔软的大床上时,底气已经没那么硬了。
    傅帅把他拎到近郊的一座房子里,已经是4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
    没等盖志辉问这是谁家,自己就被傅帅拿根绳子捆在了床上,接下来的一场暴风骤雨的□,彻底榨干了盖志辉。
    此时只开着一盏壁灯的房间里,弥漫的浓稠的化不开的性事的腥臭味道,地板上满是一团团沾满了可疑黏液的纸团。
    要说男人得悠着点呢!被傅帅擼得射了四次后,虽然依旧有快感,可是前面已经疲软成一团,硬不起来了。
    盖志辉岔着气儿,虚弱地说:“不行了,坏了,彻底坏了。”
    傅帅跪在盖志辉的身后,用手牢牢地固定着无力的腰杆,用自己的胯部依旧有力地冲击着那弹力十足的屁股。
    过了好一会,傅帅嘶吼一声,终于又射了一炮。
    “傅……傅哥……咱们歇会,我那里……要松了……”盖志辉典型的吃软怕硬型,现在不但下面软,嘴更软。
    傅帅拿床头柜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粘湿的下 体、,看了眼盖志辉两团臀瓣间半张的小孔,那里没淌血,但已经一片红肿得老高了,里面时不时溢出连成丝儿的白沫
    傅帅忍不住用手指插弄着,惹得盖志辉又是一阵呜咽。
    傅公子一逞兽欲后,显然心情大好,抽回手指下床去了相邻的房间,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张纸和笔,放在床头,又摇醒了昏昏欲睡的盖志辉,并替他松了绑。
    “来,签字,签完了咱们就睡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