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强强] - 分节阅读_3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盖志辉费力地张开眼皮,那张纸上几个斗大的字映入了眼帘——专业申请。
    转业?现在转什么业?进了部队,作为军官就是熬年头,要不按自己现在的军阶,去了地方恐怕连一般科员都不如,一个月800的工资都是好的。傅帅疯了?
    “你什么意思?”莫不是傅帅替自己安排好了门路?小盖眼睛一亮,小算盘又开始上下扒拉上了。
    傅帅还不了解盖志辉吗?亲昵地摸摸小盖的头发,温柔地说:“我知道你要强,放心,没替你走后门打点,就是按正常程序走。”
    盖志辉张着嘴说:“啊?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傅帅脸上没了笑容,扔出四个字:“断你后路!”
    50
    傅帅说着就把笔塞到了盖志辉的手里,然后拉着他的胳膊让他在纸上签名。
    盖志辉能签吗?使劲收着胳膊说:“别闹了,别闹了。”
    傅帅久违的恶霸样重现江湖,立着眉毛说:“别废话!赶紧签了!”
    盖志辉都要气得说不出来话了:“不是……我签什么签?你赶紧松手,不然我可生气了!”
    傅帅咬住了盖志辉的脖子,用牙尖一点点地磨着咬住的肉,然后亲昵地威胁道;“要不咱俩比比,谁生气比较吓人?”
    顿时,屋里弥漫的肉欲被僵持之势驱散殆尽。
    两个人光着膀子大眼瞪小眼,满身的热汗也一点点的转凉,小盖一不小心打了个喷嚏,唾沫星子四溅,刚培养出来的那点气势顿时萎靡成一团。
    傅帅看盖志辉喷嚏不断的德行,眼里的戾气也一点点地收了回去。
    他搂住了盖志辉,把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行了,这事儿改天再说,快睡觉吧!”
    盖志辉就当傅帅抽风,压根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第二天,盖志辉起来后就一直冷着脸,傅帅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跟他吃完早饭,再开着车回了军营。
    俩人一起到站长那销假。
    站长拉着傅帅说话,盖志辉一个人往寝室走去,半路上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盖志辉抬头一看,晓宝撅着下巴在路中央站着呢!
    小孩手里还拿着两瓶活血化瘀的云南白药喷雾剂,看见盖志辉瞪他,就别别扭扭地说:“我爹给我寄来的,昨天我有喝多了,下手重了点,给你拿去用吧!”
    盖志辉眼睛尖,一眼扫到瓶身上贴着“赤峰大药房”的标签。估计是小崽子特意去买的,又拉不下脸来,故意拿他爹说事。
    他想起昨晚的情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小崽子还敢在我眼前出现?要不是他害的,自己的屁股能跟穿了铁钎子似的吗?
    “你们老家物产够丰富的啊!产辣椒,还产云南白药啊?告诉你家老爷子,咱们军营门口的赤峰大药房就有,不用贴着邮费往这运!”
    晓宝被盖志辉一顿刻薄,小脸顿时挂不住了。气哼哼地说;“爱用不用!估计你也用不了这个,我爹要是邮来痔疮膏就好了,你还行吧?没被姓傅的弄脱肛?”
    听了这话,盖同志觉得自己两团臀肉间的那一点,顿时一阵反射性的抽痛,心中的怒火更炽,他大喝道:“高晓宝,以后你少在我面前出现,你们赵排长可跟我关系不错,调你去外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站里的人都不想去外场,常年在寒冷刺骨的天气里作业,风湿病都成了职业病了。
    估计威胁起作用了,晓宝的眼睛里开始积满了眼泪;“我真的看错你了,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傅帅强迫你,没成想你是上赶子往上贴!”
    这话说得盖志辉脸膛不由得一阵发热。昨晚后来的确自己贴着傅帅来着。那个屋子看起来装修得挺豪华,破空调却坏了。睡到后半夜那叫一个冷。
    自己醒来的时候,傅帅将自己密密实实地抱在怀里。胸膛贴着胸膛的感觉真不错。其实不是大奶子也没什么,起码能毫无阻隔地心紧贴着心,那种心跳来回震荡共鸣的感觉是言语所无法形容的。
    这么一想,脸上不由得带着几分回味的羞涩。
    这表情更是硌疼了晓宝的眼睛。原来挺淳朴的一小孩,脸上挂着嫉妒,倒跟傅帅发飙时有几分相似之处。
    盖志辉懒得搭理他,推开他就走。高晓宝在后面低低地说了句:“你等着,有你后悔的那天!”
    盖志辉是不会把这句放在心上的,高晓宝算什么?一个走出来的农村土孩子,还非学着喜欢男人?
    他有那个资本闲扯淡吗?也不想想对他给予殷切希望的老子!当初高老爹凑着整把的零钱,求爷爷告奶奶的把他送上参军的火车。
    他倒好,跑兵营里追起男人了!压根就没替还在农村孤苦伶仃过活的老子着想,妈的,要他看,就是没良心的小畜生一个!
    盖志辉绕开自己,站在一定的高度谴责别人的本领依旧那么高超。将高晓宝深深地鄙视了一番后,就去找赵排长去了。
    老赵正好在打球,盖志辉换上运动鞋,跟老赵你来我往溜了半圈场子,得空问道:“你手下下那个高晓宝怎么样?”
    老赵抹着汗说:“你问哪方面啊?”
    “个人情况,家里有没有媳妇啊?”
    “没有,还是小孩一个,估计连对象都没搞过呢!怎么?你要牵线保媒?”
    盖志辉笑了:“老赵,还是你聪明,不用我说就全明白了。”
    小盖的确想给高晓宝介绍个对象,虽然他自己还没着落,不过帮晓宝介绍个差不多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自己常去的那个小饭店的老板有个乡下的外甥女,常念叨着让自己给找个部队里可靠的人呢!
    高晓宝虽然是志愿兵,但人聪明,长得也俊。在部队里好好发展,考上大专文凭,再提成士官,留在本地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他一个小战士想跟本地的姑娘恋恋爱,起码得搞定他的顶头上司。于是盖志辉就来疏通赵排长来了,自己不好出头,让赵排长跟晓宝去提这件事儿是顺理成章。
    对于高晓宝,盖志辉其实从来没有发至内心的恨过。跟个傻了吧唧的虎孩子叫什么劲儿啊!
    他甚至跟晓宝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一个人背井离乡地身处军营中,有时只需别人的举手之劳,便足以改变命运。
    盖志辉是乐意伸这把手,把高晓宝拉入正规的。他甚至不需要那小崽子领情,在赵排长爽快地答应这件事后,盖志辉怀着做好事不留名的崇高情怀,踏着轻快的步伐哼着小曲回到到了寝室。
    那天晚上,盖志辉一直没见到傅帅。他也没特意去找。自己的气儿还没消。姓傅的甭想左拥右抱,男女通吃。要是自己也能处个差不多的对象,到时候两人半斤八两,倒是能凑合凑合弄点奸情,不然的话,哼哼……
    又过了三天,盖志辉还是没看到傅帅,不由得心里有些毛躁,姓傅的怎么还不来哄哄自己,让自己消消气呢?就算去总部支援了,也该给自己发个短信啊?中午打扑克的时候,有的战友看盖志辉频频掏手机查看,便打趣到:“怎么?有情况了?”
    害的盖志辉只能连连否认。
    大家正在起哄时,突然外面有人喊:“盖志辉!”
    盖志辉听是站长的声音,立刻大喊一声:“到!”
    “去会议室报道!”
    当盖志辉来到会议室时,发现不光是站里的领导,还有高晓宝跟赵排长。
    盖志辉心想:“难不成自己给晓宝介绍对象还惊动了站长?”
    可眼前的形式又不大像。
    站长阴沉着脸把一份一件体检报告递到了盖志辉面前。
    “我刚才已经给你原来的师部打电话了,当初高晓宝是你征兵招上来的吧?”
    盖志辉茫然地看着手里的报告。忽然一行字闯出了他的眼帘“表面抗原(hbsag)、e抗体(hbeab)和核心抗体(hbcab)检测均是阳性。”,盖志辉虽不是医生,可参加过征兵工作的都知道这项乙肝两对半上的一串文字意味着什么,这是乙肝小三阳。
    而报告上的名字正是高晓宝。
    “是我做的家访,可当初体检报告上并没有……”
    小三阳是有潜在的传染性的,一般乙肝病毒携带者是不会通过体检那一关的。部队是集体吃住的地方,对待传染病一向敏感,但凡有乙肝呈阳性反应的参军,最后也是一律遣返原籍,相关人员也要接受处罚。
    站长的脸绷得紧紧的:“当然不会有,因为有人偷偷地换过了征兵体检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