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强强] - 分节阅读_3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盖志辉的头“轰”的一下炸开了,他隐约明白了些什么,一时又理不清头绪。他茫然地看着高晓宝。
    刚才从他进门的那一刻,高晓宝却是一眼都没看过他。
    站长转身问高晓宝:“当初是谁帮你抽掉体检表的?”
    晓宝紧紧握了握拳头,手上的那颗痣红得都能滴出血来。
    “我爹塞了2000元给了征兵的负责人,他帮我抽掉的体检表。”
    “那个负责人是谁?”
    “……”
    “说吧,你现在瞒着也没用了,我们都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
    “是他,盖志辉。”说着,晓宝用手指了指已经呆若木鸡的盖志辉。
    盖志辉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似的,在短暂的沉默后,立刻暴喝道;“高晓宝,你血口喷人!”
    说着又要冲上去打高晓宝。
    站长跟指导员一起按住了情绪激动的盖志辉。
    而盖志辉脑子里来回交错的确实两个声音。
    一句是晓宝的那句:“你等着,有你后悔的那天!”
    还有一句是傅帅曾经对晓宝的评价:“你跟那个高晓宝虽然都是农村孩子,但是确实截然相反的性格,在断崖边,如果当时的人换成傅红军跟高晓宝的话,我相信那小子不但不会救红军,反推一把也难说……”
    傅帅是对的,自己就是个傻逼,千里之外带回来一狼崽子,抽冷子咬一口,咬得自己毫无招架之力。
    51
    后来盖志辉才从政委的嘴里知道,原来高晓宝在跟人打球的时候不小心撞了肋骨,战友们把他送到军区附属医院,医生顺便在给他作身体全面检查的时候发现了问题。
    医生立刻直接跟领导汇报了这件事。于是领导抽调了晓宝的档案,却发现体检表缺少了一页。站长立刻找到高晓宝对质,三问两问的就问出了盖志辉。
    这件事造成的不良后果很恶劣。
    整个站里的士兵和军官都被抽了一管子血,进行了三对半的检查。小三阳其实没那么容易传染的,可如若不检查,每个人都人人自危,动摇军心。抽血之余难免有些人在抱怨,矛头直指盖同志。
    盖志辉就假装听不见,他也被抽了血,抽血的时候,他盯着针管里从体内抽里出来的殷红的血液,感觉有些什么也被抽离出去了。
    这几天,他日里夜里不断回播着在四川征兵的那段记忆。当时新兵的体检表都集中在自己和傅帅的手上。可筛选的工作却大部分是自己做的,像乙肝这么明显的病症,自己不应该会忽略掉。
    而且由于别墅的惊魂一瞥,他对高晓宝的印象尤为深刻,高老爹那一夜来求自己的时候,他也是在拿着高晓宝的档案反复的掂量犹豫。怎么能错过体检表的那一页呢?
    那只能说明当初体检的时候出现的疏漏,又或者是参军后,姓高的自己不小心传染上的。怎么也怪不到自己的头上。
    可是高晓宝现在却一口咬定是自己抽掉了体检表,这个罪责他盖志辉是怎么也洗脱不掉了。
    处分的决定很快就下来了,高晓宝被遣回原籍。
    不过不是因为乙肝,而是在参军的时候行贿。领导处理得很老道。现在乙肝歧视是社会的敏感话题,不宜拿它说事。而行贿又是事实,不处分怎么能体现公平性,以平民愤呢?
    可如果是行贿的话,就得有个受贿的。盖志辉被处分也是必然的了。
    一个无权无势没靠山的技术干部,在部队里一抓一大把,领导是乐得有这样杀一儆百的典型的。
    当在军人大会上听到自己被开除了军籍的时候,盖志辉居然没有自己原先所想的那么崩溃。
    离开军队这个牢笼,一直是自己宿愿。现在心愿达成了,没什么可沮丧的。还没有到山穷水尽之时,自己一个堂堂军校的本科生到了社会上终于可以大施拳脚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存折里还有五十万呢!买房子的事儿先靠后,这笔钱就是自己创业的第一桶金了。退伍的事儿先不告诉爹娘,等自己赚得沟满壕平之时再衣锦还乡,山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在父老乡亲前跌了脸面。
    对未来的展望,此时已经冲淡了不名誉退伍的懊恼。
    倒是高晓宝那条疯狗!一通乱咬后还不是被打回原籍?最可怜的要算高老头了,不知道当他听到自己儿子被勒令退伍的消息会怎么样?
    想到这,对高晓宝的恨意不由得转淡,取而代之的是轻蔑的同情。
    也不知千里之外的高老头知道这消息得闹心成什么样?
    有了这么人间惨剧的参照物,盖志辉抑郁的心情略微平复了些。
    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傅帅却迟迟没有露面,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其实刚出事儿的时候,盖志辉不是没想过找傅帅帮忙。
    可是他忽然想到了傅帅被发配赤峰的原因,不正是替自己顶了黑锅吗?现在想来,那封告密信备不住也是高晓宝那混蛋写的。于是都碰到拨号键的指头又收了回来。
    盖志辉不想拖累傅帅,他还有那么点私心,前几天傅帅也提出希望自己转业的要求。现在想来,自己要是不想跟他断,两人中的一个必须得离开这个壁垒森严的环境。
    现在自己离开了,虽然不是自愿的,但那也叫做出了牺牲。
    不知道傅帅听到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感动一把呢?
    在收拾行李的心酸时候,盖志辉居然生出了这个浪漫的想法。
    可惜在这离别之际,傅帅却不在一帮战友间抹眼泪,实在让人心生懊恼。
    盖志辉假装不经意地问一个帮忙收拾行李的战友,原来傅帅被总部派到外地出差了。
    听了这个消息,心中一直有种莫名恐慌立刻烟消云散,盖志辉居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傅帅出差回后,自己已经是人去床空。那哥们肯定四处寻找自己,到时候自己先把手机关上几天,抻得他六神无主后再打开手机。那时再见到傅帅,他的脸上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
    想到这,在小旅店的单人床铺上,小盖居然快活地打了个滚。
    在离开生活工作多年的部队后,盖志辉出乎自己的意料,并没有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他放平了身子,在这个花30元钱租来的床铺上,在这个等待着自己创造奇迹的城市里,在不断完善的美梦中酣然入睡。
    第二天,盖志辉精神抖擞的起床了,老住在旅店也不是办法。他去了几家中介所,看好了一处位于市中心的小单室,按季度缴费,租金是贵点,可不管将来在哪到工作,交通肯定方便。
    看好房子后,盖志辉拿出银行卡去自动提款机前提款。当取完钱时,盖志辉习惯性地查询了一下余额。
    这一看不要紧,盖志辉的心立刻收紧了。
    只见屏幕上显示的余额是五位数。这个数字很熟悉,盖志辉进了部队后省吃俭用攒下来的5万元都在里面,可是……那五十万呢?
    盖志辉慌神了,他又拔出卡来重新插入查询,那几个零岿然不动,依旧半死不活地躺在屏幕之上。
    小盖拔出卡来,推开银行大门几步奔到了营业大厅的柜台前。
    此时正好是银行的营业高峰期,柜台排着长长的队伍,他强行穿过队伍,一把推开正在办理业务的一位男顾客,有些结巴地对柜台里的小姐说:“同……同志,你快看看我卡里的五十万怎么没有了?”
    那些排队的顾客不干了,在后面大声地叫道:“你这个人怎么不排队啊!有没有道德啊!”
    “我钱不见了,五十万!”小盖也是急火攻心,悲愤地喊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嗓子都有些破音。
    激愤扭曲的表情总算是把群众们镇住了。
    这时两名保安跟一位银行经理走了过来,把盖志辉请到了一旁的经理室。
    盖志辉强压着焦躁的心情,跟经理反应了情况,并拿出了身份证来供经理进行业务查询。
    在等待的期间,盖志辉不断回想银行卡是否被别人拿走。就算有人盗领的话,也不应该只取走50完而留下5万余元的零头啊?
    不大一会,经理拿着支取详单出来了,不过他看盖志辉的眼神却有些异样。
    “盖先生,我们查过了,您的银行卡最近的确汇进了50万,但并没有人取走它……”
    “那钱怎么没了?你们银行系统出毛病了?”听到没人盗领,盖志辉高悬的心总算着了地,又迫不及待地追问到。
    “盖先生,请问那五十万是您个人的储蓄吗?”
    “这是我个人的隐私吧?你这么问什么意思?”
    经理笑了,可那笑容却带着轻蔑:“对不起,盖先生,经过我们银行核对,之前打到你银行账户里的五十万是银行个别员工操作失误所致,所以在进行月底审核时,那五十万已经被银行冻结并提取会去了,如果给您造成了不便,敬请谅解。”
    经理说的都是中国话,可盖志辉却听得脑袋嗡嗡作响。
    “那五十万明明是我朋友借给我的,怎么变成你们银行的了?你们有什么权利随便提走客户的钱款!你们哪是银行?分明就是强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