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强强] - 分节阅读_3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得,盖志辉的理智与修养彻底地丧失了。
    “高晓宝!你妈逼!”随着一声怒吼,盖志辉红着眼睛越过桌子朝高晓宝扑去。
    那高晓宝也不是个善茬,没人捏住七寸的时候,那也是一打架不要命的主儿。
    这下算是给人才市场开光了。
    桌子椅子全都被踹得乱飞,四周看热闹的,围成一圈。还有那添乱的在那问:“这是大老板应聘保镖,在这面试呢?”
    高晓宝那根装逼的领带算是添累赘了,虽然被揍得脸上开花,可盖志辉还是寻着空儿,两手绞住了领带狠狠地勒住不松手。
    晓宝脸憋得都要青了,那手就开始挠盖志辉的脸。一道道血痕,小盖的脸都快开花了。
    幸好人才市场的保安赶来,三四个人一起上,才把两人拉开。等进了保安室,不大一会的功夫,接到110的警察也赶来了。
    在场的人都作证是盖志辉先动手的,所以警察不由分说就给盖志辉戴上手铐扭送上了警车。
    当过兵的人,对荣誉感看得都很重,当冰凉的手铐铐住了自己的手腕时,盖志辉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并深深地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了。
    “警察同事,我刚才是有些冲动,我赔他医疗费,私了成不?”盖志辉在警车上点头哈腰的,可惜警察虎着脸都不正眼看他。
    到了警局,先做笔录,就是一打架滋事,流程很简单。有人有钱就被保释,没人没钱就得在里面蹲上几天。
    警察同志问盖志辉;“有人保释你没?”
    盖志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傅帅。可今天是傅帅值业务班的时间,是不允许手机开机的,要找他,势必得打值班室的电话。到时候不用大喇叭,整个站的同事们就得知道,那个被开除军籍的盖志辉,日子过得是多么的凄惨,都被抓进警局住免费的号子了。要是找别人,整个赤峰市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朋友了。
    想到这,盖志辉盯着警察制服上的纽扣,摇了摇头。
    那位警察用鼻子哼了一声,就叫人把他送到了拘留室里。
    盖志辉颓然地坐到了硬硬的床铺上,打量着四周的铁窗高墙,忽然伸手扇了自己一嘴巴,“啪”的一声,震得耳朵都嗡嗡作响。眼里的景色依旧没有变化,看来这一切不是梦。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跟战友们经常议论以后转业的出路。 盖志辉当时算着自己到了转业的年龄怎么也能熬成个正营级,到了地方转成公务员,待遇也不会比部队差多少。那时候,他总跟战友们说,千万别转成警察,累,还没什么前途。
    可刚才他看着审讯自己的警察那身制服时,想到自己曾经也有机会做到那把椅子上,冷眼审视着犯人时,失落的感觉就这么凶猛袭来,心就想被放在油锅里煎过了似的。
    盖志辉把身子缩成了一团,静静地感受着来至心底那一阵抽痛。
    本以为就得在局子里过夜了。没成想,没过多长时间,铁门居然被打开了。
    “盖志辉,有人保释你,走吧!”
    谁?自己被抓的事儿谁也没告诉,怎么会有人保释呢?保释自己的是一胖胖的律师。问他,他也只是笑不回答。
    满腹疑惑地出了门,盖志辉一眼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的高晓宝。立刻明白了。
    感情是一巴掌一甜枣啊!高晓宝行啊,现在做事讲究多了,管接管送服务一条龙啊!
    盖志辉立起身上的衣领,缩着脖子转身就走。
    高晓宝快步走了过来:“盖志辉,你等等,我想跟你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谈的!”
    走的气势挺冲,可晓宝的一句话就把他定在了原地。
    “我现在公司的老板是傅红军,而真正的幕后老板是——傅帅。”
    盖志辉慢慢地转过身来,盯着高晓宝的眼睛,他的嘴唇动了动,想说句“你撒谎”
    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涌不出去。
    后来两个人找了一家饭店坐定,高晓宝点的是个包间。
    小孩也是穷人乍富,臭显摆,点了一桌子的菜。
    可盖志辉一筷子都没动,他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器官有感觉,就是耳朵。他现在只想听,听听傻瓜是怎样炼成的。
    “我一直觉得你盖志辉是个聪明人,多会算计啊?可你怎么会真的喜欢傅帅呢?
    还记得你曾经在他们家别墅放的那把火吗?就是一堆树枝而已,怎么会把整栋房子全点着呢?你当时真应该躲在一旁看,看看傅帅他们嚣张的样子,一群公子哥,坐在半山腰边喝酒边看点房子玩。
    当时傅帅指着那冲天的大火对其他人说,这房子不能白点,总得有人付出代价。我当时疼得晕过去了,被他们扔在了车里。他们只当我什么也不知道,其实我早醒了,只是咬牙继续趴着罢了。
    所以我听到了傅红军那傻逼对他哥说:‘弄废个人有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叫他喜欢上你。’
    于是那哥俩就打了个赌,你知道赌什么吗?赌我和你谁能先犯傻爱上他们哥俩。”
    盖志辉听得恍惚。傅帅的嚣张样,自己还用躲起来看吗?他有多混蛋自己有什么不知道的?
    可是现在再努力去想,却怎么不记得傅帅当时那副可恨的嘴脸了。记得最清楚的,却是在矿井时,他一个人若无其事地跳下卡车公然抗命的张扬;自己从井坑里获救后,他探病时的满脸憔悴;还有两个人躺在自家的玉米地里,仰望蓝天时的恬静。
    晓宝还在那冷笑着说着自己知道的内情:“多么可笑的赌局啊?我本以为胜利的会是我们俩人,可是却没想到你居然会真的喜欢上一个人渣?”
    “为什么你当初没有告诉我这个赌局?”盖志辉木着脸张嘴问道。他还记得当时的晓宝被傅红军逼得偷偷卸刹车,差点来个同归于尽。就是从那时起,他对晓宝顿起怜惜之情,多加照顾。
    晓宝不说话了,脸上居然有些微不自在的神色。
    盖志辉冷笑着补充道:“因为你也是想利用我,利用我对你的同情,利用得真够彻底的啊!那个检举信是傅帅让你写的吧?体检表也是们俩串通起来下的绊子吧、卖了我,你得到多少好处?”
    “不是!”晓宝被一顿抢白,恼羞成怒地说:“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呢?又是怎么对我的?对,我是故意没对你说,一开始是因为相信你不会喜欢,后来是希望你吃过大亏后,真正的认清傅帅。你看看你。还有点爷们儿样没有?住在傅帅那了吧?都被人玩儿成这样的,怎么还这么践呢?非得等人撵你,你才能走吗?”我得了多少好处?除了这份工作外,傅帅还给了我50万!”
    五十万?盖志辉的手开始抖了。
    因为快意,晓宝的脸渐渐的有些扭曲:“傅红军那傻逼亲口告诉的我,是傅帅跟银行高层的哥们打招呼,让他把你账户里的五十万划过来的。你以为傅帅真的会借你钱吗?当初在转账的时候,他就让人在账面上做了活扣了,那手续时经不起推敲的!”
    盖志辉木着脸问“你说完了吗?”
    高晓宝掏出了一张存折,推到了盖志辉的面前:“这是10万元。我现在只能给你这么多,不过你看着,过不了多久,我会赚更多的钱给你,那50万一分都不会少你的。看在你曾经尽心帮助我的份儿上,志辉哥,离开傅帅吧!别忘了,咱们跟城市的公子哥没法比,你也要替你的爹娘考虑下。”
    多么熟悉的话,可是训斥的人却由自己变成了那个高晓宝。
    讽刺啊!讽刺!
    盖志辉接过存折看了看上面的零,笑了。
    他笑的是自己,居然曾经那么怜悯这个被老子打得满院子跑的愣小子。傅帅说的真没错,自己就是个睁眼瞎,楞把个狼崽子看成了没断奶的小狗。
    他有什么不相信的,在这勾心斗角的大城市里,高晓宝一定会如鱼得水大展宏图的。
    “谢谢你的钱,看在你还同情哥哥的份儿上,哥再奉劝你一句,你还是稍微欠缺点火候,以后出卖利用人的时候,只能多不能少,别有心理负担,也别脸红心跳,更别事后拿钱开解自己的负罪感。能登上位者,谁不是踏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爬呢?”
    边说边将手中的存折撕得粉碎,扬在了高晓宝错愕的脸上。
    是呀,别说他错愕,连自己都有点不认识自己了。这还是见钱眼开的盖志辉吗?
    走出饭店大门的时候,盖志辉恍惚地撞到了饭店的旋转门上,由一路恍惚地打车回到了公寓。
    打开门时,屋里一漆黑,看来傅帅今晚是不会逃班回来的。
    盖志辉连鞋也不脱,一头栽到了床上。居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是接二连三的袭来,盖志辉反抗挣扎,几乎哽咽出声。
    “嗨,醒醒。做噩梦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