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强强] - 分节阅读_3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是没曾想过傅帅会追来找自己,解释自己并不是存心欺骗他的。壳随着日历一页页地翻过,那点最荒诞的梦也不会再出现的午夜时分。
    可现在,那人却坐在自己的对面,若无其事地就着白酒吃着生虾和牡蛎。
    酒喝到一般,战友接个电话,有急事先走一步了。
    只剩下两人默默无语地对饮。
    “我退伍了。”
    “……”
    “我爸这次真的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了……”
    “……”
    “你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失眠,或是睡了也是总做同一个梦,梦里是一片玉米地,躺在那看天特别的蓝。”
    “……”
    “盖志辉,我爱你。”
    “滚。”
    盖志辉终于说话了,他本以为经过一年的沉淀,他能从容地对待这个颠覆了他人生的刽子手,可是事到临头,他才发现,以前的释然与看开都是扯淡。有些伤口是终其一生都不会愈合的。
    现在他的人生里只需要爹娘、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聪颖的的孩子和一池鲜活肥美的海参。而这个大言不惭说着爱的宣言的公子哥,他要彻底地从自己的人生里扫除干净。
    他的爱看着太美好,遮盖了那致命的毒药,那种滋味,尝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
    “我不会滚的,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想清楚这一点,我也不介意用我以后的时间向你证明这一点。”
    盖志辉干脆进屋,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盖志辉隔壁的滩涂终于有人承包了。
    一大片的池子里养的幼苗隔三差五地发生变化,今天是大盘鲍苗,明儿是对儿虾,总之没有一个能顺利成活。
    就是这样,那位居然不撤,依旧兴致勃勃地在海边烧钱玩儿。
    “志辉,你快来看看,我那海参怎么烂皮了?急死我了快!”
    身后的人像乌鸦一样哇哇乱叫,可惜正主儿连头都不抬,继续整理着要投放的养殖水体。
    “只要有人别老半夜往自己的养殖池里倒豆油,那海参肯定会活蹦乱跳的。”
    听了盖志辉的奚落,傅帅一点也没有没识破的困窘,依旧不要脸地缠着盖志辉。
    烈女怕缠郎。烈男也照样怕。看看,今天志辉都跟自己说起完整的句子了。要知道以前半天的纠缠也只是换来个“滚”或者是“呸”啊!
    傅帅暗自给自己打气。
    “志辉,我帮你,今天中午咱们吃什么?我看你昨天弄的那个醉蟹挺好吃的样子,一会你做点给我吃呗!”
    盖志辉被他搅得不胜其烦,要不是自己在这投资太大,还没收回成本,他真有一走了之的冲动。
    “啊呀,傅帅脚下一滑一不小心腿刮倒了池边的石头上,那石头棱子也够锋利的,连牛仔裤都被划开了口子。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盖志辉皱紧了眉头,不情愿地问:“你的屋子里有医药箱吗?”
    “有,就在床下,麻烦你了。”
    小盖到底没有见死不救的功底儿,去了盖志辉的木屋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占了一面墙的大幅油画。
    画上没有诡异的人物,而一大片蔚蓝的天,天上的云依稀是个两个人肩并着肩仰卧的形状。几大片碧绿的玉米叶子掩映着如洗的蓝天。
    盖志辉呆呆地看着,仿佛又回到了那片被太阳烤得温热的玉米地。鼻子里是泥土的芳香,头下枕着的是结实的臂膀。
    拿起床下的医药箱,盖志辉沿着细软的海滩走向那个大呼小叫的男人。
    自己的脚下是一片清晰的脚印,被一阵海浪拍过就慢慢地回复了平坦。可是人走过的人生之路却不能水过无痕。
    走错了又能怎么样?不走到最后,又怎么能知道通向何方呢?
    盖志辉有意地放慢脚步。既然那人还是喜欢算计,甚至故意割伤自己的大腿上演苦肉计,那就让他再疼一会吧。坛子里的醉蟹不多了,明天再多做些……
    久违的歌声再次在盖志辉的嘴里轻轻地响起:“小小人啊,风生水起,天天就爱穷开心……”而足下的脚印,一路印得很长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说狂仔烂尾 打死偶都不承认 偶大部分文文的结局还是蛮用心滴 不过常看偶文的亲亲知道 偶有延续情节写番外的习惯 所以……此文还有番外 就是这样 谢谢大家欣赏 深深鞠躬
    《拖布头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上
    问我最烦什么?我从小到大最烦别人在我面前穷得瑟。
    人俗点,无知点,市侩点,都无所谓。
    要知道,会审美的眼睛,就算是一堆新鲜的狗屎,也会从它的颜色中体会到秋天绚烂的黄。(狂仔自己吐下先~)
    说实在的,比狗屎还差劲的人太他妈超乎我的想象了。
    就这个叫盖志辉的,叫我上下左右从哪个角度欣赏啊?
    原本那身肌肉线条还真不错,远远的欣赏,总能联想到当初河边一瞥时,刹那的风华。不过就这点剩余价值也截止于带有侮辱性的那一拍。
    我没有还手,虽然进军校是我家老子思想教育加威逼利诱的结果,但是我并不想以打架斗殴的理由离开这里,那只会让我爸更有理由干涉我以后的人生。
    “那我现在问你了,是不是就可以画了?”我低着头,刻意压低了声音问到。
    “你要是有胆就继续画!可下回你举着本子出现在我面前,别怪我修理你!”说这话时,他还特意扬了扬肌肉做出夸张的表情。
    以至于以后再回忆起他,不再是河边的青衫湿透的青涩少年,而一不知自己分量的跳梁小丑。
    下次?等下次……哼哼!
    不过,我真没想到跟他会有再次重逢的一天,会特意跟他一个房间也是临时起意。
    不是我苛刻,军中的生活让我这么散漫的人都变得成熟了很多,他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看他偷拽我卫生纸,偷挤我牙膏的德行!甚至有一次,我的手机遗忘在寝室里,他也见缝插针地用我的手机连打了好几个长途,就没看过像他这么爱占小便宜的人。
    连我这么宽宏大量的人都对他忍无可忍了。
    那次在慢摇吧偶遇到他,这么差劲的男人也有女朋友?省省劲儿吧,劣等基因就别传承下去了。
    不行,我得好好戏弄戏弄他。
    哼,果然是个欠捏的软柿子,知道我的厉害后,这小子收敛了很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